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落实发展新理念加快农业现代化
实现全面小康目标的若干意见》正式公布。2日上午,全国政协常委、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做客人民网《委员讲堂》栏目,以解读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亮点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访谈中陈锡文表示,农民如何增收是政策要攻破的一大难点,文件明确提出要多措并举确保农民收入不断增长。
陈锡文介绍,从2010年开始,连续六年农民的收入增长幅度都快于城镇居民,截止去年,城乡居民的收入倍差由2009年的1:3.33降到了1:2.75,差距逐步缩小。前几年农民收入增长比较快,主要靠两大来源:一是农业不断增产,农产品价格不断提高;二是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发展,外出务工的农民数量不断增加,外出务工人员的工资性收入增长较快。“但现在的情况有点变化,一些农产品供过于求,价格开始下跌。同时,过去农民工到城里就业,最大的两个行业是建筑业和加工制造业,这两个行业增速都有所下降。因此,国内部分农产品价格下跌、农民的非农业就业机会增长放缓,都影响到了农民收入的增长。”他说。
在农民原有增收动因减弱的背景下,如何增加农民收入?陈锡文认为,要采取更有效、更有针对性的政策,多措并举确保农民收入不断增长。主要应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第一,加强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加快农业科技的进步,依靠科技创新提高农业效率。第二,创新农业经营体系,更多地去发展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来提高农业效益。第三,国家要努力确保农产品价格的基本稳定,注意保障农民的合理收益,通过其它补贴方式,来保证农民的合理收益。第四,加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提高农村的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水平,减少农民的后顾之忧。第五,要充分挖掘农业农村的多种功能,推进一、二、三产业的融合发展,让农民不仅依靠卖农产品,还要能够通过介入农产品加工、销售的产业链条,来提升农业自身发展的价值链,让农民从中能够获得更多的收益。

央广网北京1月29日消息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新华社日前发布《关于落实发展新理念加快农业现代化实现全面小康目标的若干意见》,也就是2016年一号文件。这是2004年以来,中央一号文件连续第13次聚焦“三农”。这也是2013年以来,中央一号文件连续四年聚焦农业现代化这一大主题。
昨天上午,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新闻发布会,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韩俊对2016年一号文件进行深入解读。
位于北京东二环的国务院新闻办,是中央政府发布重要政策的主要场所。农业政策的发布几乎都是这里每年的第一场的重要发布会,发布者也都是大家很熟悉的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和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韩俊。作为政策制定的参与者,他们的解读也最为权威,同时也最有说服力。
发布会一开始,陈锡文对农业基本情况做了简单的介绍。核心是2015
粮食继续增产、农民继续增收。
陈锡文:去年粮食总产量达到了12429亿斤,比上年又增加了288亿斤。去年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422元,比前年增长了7.5%,比城镇居民收入增长幅度高了0.7个百分点。农民的收入增长快于城镇居民的态势已经保持了六年了。正因为这样,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也在持续缩小。
虽然粮食增产、农民增收这两个最主要的指标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但是问题也越来越突出,那就是农业生产结构不够合理和农民增收后劲乏力。也就是说,农民生产的农产品并不是市场最需要的。同时平均粮食价格偏高,导致出现了粮食产量、进口量和库存量“三量齐增”的复杂局面。陈锡文认为,这说明我国农产品供求方面存在较大问题。
陈锡文:国内粮食供给的品种结构和市场需求的品种结构存在着不适应的方面,有的品种市场需求增长很快,例如大豆,国内生产不仅没有增长,反而有所下降,所以大幅度进口;另一方面,我国农业生产的成本比较高。国家采取了一系列政策措施,稳定了市场价格。国外的价格在下跌,国内的粮食价格高于国际市场之后,就容易导致国外的粮食大规模进入中国市场,这对于中国农业的稳定增产就会带来非常大的压力。
有问题怎么办?办法是“供给侧”改革。今年一号文件提出,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改革完善粮食等重要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和收储制度。农业领域的供给侧改革其实就是结构调整,生产适应市场需求的产品。比如普通玉米不值钱,我们就种水果玉米、甜玉米,比如种粮食不赚钱了,可以考虑种植牧草和林业。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韩俊指出,推进农业供给侧改革,不是说粮食生产不重要了,而是要顺应供求的变化,实时调整粮食的种植结构,还要进一步巩固和提升粮食的生产能力。
韩俊:第一,调结构,要调整优化农业的产品结构、生产结构和区域结构。不能单纯以增加产量论英雄,要统筹粮精饲发展。第二,提品质,下大力气提高农产品的质量安全水平,大力推进标准化生产、品牌化营销。第三,促融合,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农业是“接二连三”的,要把农业生产与农产品加工流通和农业的休闲旅游融合起来。第四,去库存,特别是玉米,有关部门正在加紧制定计划。第五,降成本,着力降低农业的生产成本、流通成本、营销成本。第六,补短板,大力弥补制约农业发展的薄弱环节,持续改善农业的基础设施,加强农业资源的保护和修复。
农民收入是考察农业经济、关注民生的重要指标。我国农民的收入增幅连续六年高于城市居民,农民的工资性收入增长较快,已经占到总收入的40.3%,超过家庭农业经营收入。但是新常态下,大的经济环境不好,农民的工资性收入和种地收入也面临着考验。
韩俊:一部分农产品国内价格出现了明显下跌的趋势,依靠增产、依靠比较好的价格来获得增收,这个方式现在就面临着很大的挑战。另外,在整个经济增长速度下滑的背景下,非农业能给农民提供的就业机会也不像以前增长得那么快。去年外出农民工数量增长方面进入了新世纪以来最慢的一次,外出农民工的数量只增长六十几万人。
另外,目前农民的财产性收入,在整个收入结构比重仍然非常低,只占2.2%。对此,陈锡文表示,国家主要是通过鼓励创业就业、发展经济来增加收入,财产性收入退居其次,但农民的财产性权利应该得到保障。
陈锡文:农民的土地承包权、农民的宅基地使用权、农民对集体资产的收益分配权必须维护。农民获得这些权利的依据是他是本集体组织的成员,对于这些转让都还只是限制在成员的范围之内。通过这些改革,比如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的入市等方式,可以让农民在土地上获得更多的收益。但是总的来看,中国要坚持农村集体经济所有制,这个不会改变,所以这些改革都应该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逐步推进。
三农问题,归根结底三个方面,农业发展,农村进步,农民增收。其中农民增收又是核心内容。今年一号文件提出,到2020年,农民生活达到全面小康水平,农村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继续缩小。陈锡文指出提高农民收入要从6个方面发力,但是排在第一位的还是城镇化。
陈锡文:一个是加快推进新型城镇化,要让更多的具备条件已经在城市长期居住和稳定就业的农民工在城镇落户,这样可以减少一些不必要的开支;二是在农业经营方式上进行创新,发展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来提高农业的效益;三是政府要助力农民开展大规模农田水利等基本建设,依靠科技创新提高农业的效率;四是要在农村推进一、二、三产业的融合发展,让农民能够通过介入农产品加工、农产品销售这样一个产业链条,来提升农业自身发展的价值链;五是在进行的一系列农产品价格体制的改革中,注意保障农民的合理收益,通过其它的补贴方式,来保证农民的合理收益。六是加大基本公共服务城乡之间的均等化步伐,包括医疗、教育、养老、最低生活保障等政策措施。

去年年初,《关于农村土地征收、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指出,集体土地入市的试点工作将在2017年底完成。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各试点陆续落实土地入市。2015年12月,北京首宗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入市完成;今年年初,广东南海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试点亦成广东首宗入市的地块。

贺雪峰建议,要让市场机制对农民增收发挥作用,“国家不要管农民致富,要管农民保障,管农民发展。”他解释,政府要为农民提供平等的市场准入条件,营造公平的竞争环境;同时要对制定基本保障,比如农民后代的基础教育问题,管好兜底,解决贫困,补短板。“要让农民也能在市场经济中游泳。”他说。

以最受关注的玉米价格下跌为例,据2015年9月18日有关部门公布的玉米临储价格,东北玉米临时收储价格从2014年的1.12元/斤降到1元。陈锡文在一次会议上亦透露,东三省和内蒙古的玉米种植户,将因此减收200亿元。这直接导致的问题是,如何协调粮食价格改革和保证农民受益不受影响的问题。

据陈锡文介绍,目前关于农民增收的政策,主要包括六个方面,一个是加快推进新型城镇化,要让更多的具备条件已经在城市长期居住和稳定就业的这部分农民工在城镇落户,这样实际上就可以不仅仅减少一些不必要的开支,国务院已经在研究。

贺雪峰表示,目前国家对土地改革和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间的措施,仍十分模糊,同时依靠土地入市来增加农民收入的思路实现也有难度。他认为,农村土地的实际价值较低,在粮食价格走低之下,土地价格也不一定能带来如市场预期的收益,特别是在边远地区的农村。同时,目前市场对宅基地的需求不足。

陈锡文曾提到,这一轮的改革至少要实现这样四个重要的目标:一是必须“挡住进口”,这并不是说拒绝进口,而是要国内的市场价格回归到市场需求的水平,能顶住进口;二是不能增加新的库存;三是要搞活市场;四是在改革过程当中维护农民的合理收益。

陈锡文称,在整个经济增长速度下滑的背景下,非农业给农民提供的就业机会,不像以前增长得那么快;2015年,外出农民工数量增长方面进入了新世纪以来最慢的一次,增长只有0.4%,

陈锡文称,下一步农村改革中,很重要的是通过供给侧的改革,引导农民优化农业的生产结构。

1月28日,中农办官员解读中央一号文件。

第二是在农业经营方式上进行创新。三是政府要助力农民开展大规模农田水利等基本建设,依靠科技创新提高农业的效率。四是要在农村推进一、二、三产业的融合发展,让农民不仅仅卖农产品,而且让农民能够通过介入农产品加工、农产品销售这样一个产业链条,来提升农业自身发展的价值链,让农民从中能够获得更多的收益。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全篇体现农业供给侧改革思路,其中最受关注的是关于粮食价格的改革。

粮食价格改革仍在研究

第五是在农产品价格体制的改革中,注意保障农民的合理收益,通过其它的补贴方式,来保证农民的合理收益。最后是加大基本公共服务城乡之间的均等化步伐。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韩俊,对《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落实发展新理念加快农业现代化实现全面小康目标的若干意见》,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及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等方面进行了解读。

六个层面促农民增收

对于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和财产性收入的关系,陈锡文回应称,从去年的情况看,农民的财产性收入,在整个收入结构比重是非常低的,只占2.2%。其实所有的国家,让老百姓增加收入,主要的精力都应该是鼓励大家创业就业,发展经济、发展生产。

在全面小康社会建设中,三农是短板,农民增收是关键。当下一方面国内部分农产品价格下跌,同时农民的非农业就业机会增加放缓。陈锡文表示,农民收入增长将是政策要攻破的一大难点。

“靠卖老祖宗的财产,这样的措施各个国家都不是太鼓励的。”陈锡文称。

在1月28日的发布会上,陈锡文称,我国玉米库存可能已达历史最高,接下来坚持实行玉米价格由市场决定,同时对玉米的价格形成机制和补贴制度进行改革,实行价格和补贴分离的办法。

陈锡文称,所谓市场定价,就是要由消费者和生产者共同来议定这个价格水平。改革的具体措施还在进一步研究,到底政府再出一个临时收储价,还是价格就由市场决定,然后政府根据市场价和农民合理收入之间的缺口再对农民进行适当的补贴,这些具体的办法还在研究之中。

除了粮食价格调整外,还有一个背景或影响农民增收。

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表示,今年农民增产状况不乐观。他认为,粮价下跌已成定数,农产品增产不增收,农业收入下降是必然的。另外,农民的工资性收入受整个经济下行的背景影响,也不容乐观。“今年农民工都提前回家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