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霍城县3万多亩葡萄产销两旺。又到一年葡萄收获时节,伊犁河谷红提葡萄主产地的霍城县,空气里洋溢着葡萄的香甜,果农的脸上挂满笑容:“葡萄长的好啊!”此时,内地宾客纷至沓来,订购葡萄高峰迭起。

又到了9月葡萄收获季节,新疆霍城县到处洋溢着葡萄的浓香,果农的脸上比往年又多了几分笑容,“亩产量达到2800公斤,一级果达到88%!”,“每亩葡萄卖了2万多元!”

“这10亩葡萄还没摘下来,已被哈萨克斯坦客商订购了。”9月11日,正在地里采摘葡萄的霍城县莫乎尔牧场4村村民李军脸上洋溢着欢乐:“今年,葡萄科技含量高了,品质好了,卖上了好价钱!”
莫乎尔牧场是霍城县红提葡萄的主产区,挂果面积达7000多亩,由于受4月下旬倒春寒的冻害,影响了的产量。为了将冻害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限度,莫乎尔牧场采取了“冻害损失科技补”的办法,在提高葡萄科技含量上下功夫、做文章,积极支持葡萄经济合作社发挥其服务功能,聘请山东专家进行科技服务指导,从定枝、疏花疏果、套袋、打药,按照科学操作程序层层严格把关,进一步提高了葡萄的科技含量,葡萄品质大幅度提高,一级果占95%,比上年提高了15%。前来购买葡萄的客商看到色泽鲜艳、颗粒匀称饱满的葡萄乐开了花,纷纷争购。来自广东的客商李余民高兴地说:“霍城的葡萄品质一年比一年好,在广东成了‘香饽饽’,想多购一些,可是没有货了!”
莫乎尔牧场党委书记潘文军说:“今年由于葡萄质量好于往年,出现了客商争购葡萄的情况,每公斤买到了5元的高价,比上年高出了0.6元,是价格最好的一年。全场6000多吨葡萄,七成销到了国外。”
说起科技对葡萄的贡献,三村葡萄种植户艾卫民感受颇深,他说:“今年我们村的葡萄,不但质量好,而且价位高,还销到了泰国,这主要沾了科技的光,管理成本也降低了,往年每亩葡萄光打药要花300元左右,今年病虫害预防时间恰得好,每亩葡萄仅花了40元的药钱。”

“全县挂果的红提葡萄面积有3万多亩,产量达4万多吨,一级果超过了90%。”霍城县林业局高级工程师何琼说:“今年,按照《霍城县葡萄栽培技术操作规程》进行严格管理,葡萄科技含量的增加,品质相应提高;又因雨水偏少,葡萄患病率降低。”

今年,霍城县有3万多亩红提鲜食葡萄和近万亩酿酒葡萄喜获丰收,产量达8万多吨。被农业部授予“红提葡萄之乡”的莫乎尔牧场,是全县红提鲜食葡萄的主产区,场党委书记李子新说:“全场红提葡萄挂果面积2.2万亩,葡萄一级果达到80%以上,亩均产量超过2300公斤,实现了质量和产量的双丰收!”

“我的葡萄庄园挂果面积2800亩,由于天旱灌溉水需求量增大,10眼灌溉机井全部投入使用,不能满足葡萄生长所需水分,只有控制葡萄亩产量。葡萄产量比往年低了,但一级果比往年高了,全部被广州粤富来鲜果公司订购了,其价格根据广州销售情况随行就市。”8月27日12时,在建中葡萄园里组织装运葡萄的霍城县北山坡葡萄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马建中对笔者介绍道。

“从装车的箱数看,我的20亩葡萄产量有54吨,亩产比上年又增加了150公斤!”9月10日18时许,看着地头最后一箱葡萄装上车,莫乎尔牧场三村葡萄种植户马忠民眉飞色舞地向笔者说:“通过西域龙珠合作社以每公斤7元的价格卖给湖南商人!”

“每天进出库100吨葡萄,在库里预冷到零下1度后,再出库装到冷藏车运走,这样有利于延长葡萄的保质期。”在建中葡萄庄园往冷库里装葡萄的工人吴天明快言快语,他来自四川广元,在这里与妻子每年管理20亩葡萄有8个年头了,从4月中旬到11月中旬干7个月的活,报酬是基本工资加收入提成;从目前情况看,今年他们夫妻收入有6万多元,比上年略高。

“西域龙珠”是以莫乎尔牧场三村为基础,覆盖全场及周边团场、乡镇的葡萄专业合作社。“合作社从当初的技术、销售、价格服务拓展到如今的网上销售、劳力调派、包装箱的生产、果农采摘时间安排以及后勤保障!”该社负责人刘振芳说,每到葡萄采摘期,合作社要从外地调入劳力1000多名,包括外地劳力吃住的问题都由合作社负责。今年,合作社还通过网上销售葡萄4万吨。合作社不赚果农一分钱,通过5000吨的保鲜库,保鲜葡萄待春节后出售,每年赚上百万元的收入。

霍城县北山坡葡萄专业合作社股东之一的金山葡萄庄园业主应光荣说:“我的600亩葡萄,每年有固定的湖南客商提前订购。近日,又来了几拨客商,软磨硬缠要订购葡萄,只有介绍到其他种植户哪里去了。像今年客商争购葡萄的现象是10多年来少见的,但霍城的葡萄还没有运到内地市场,每公斤能卖到多少元不能确定。在内地市场霍城葡萄的销售价位直接决定霍城当地葡萄出售价格。虽然,霍城葡萄在当地的出售价位还没有确定下来,从日前内地市场看,一级果葡萄在霍城的出售价每公斤在8元左右。”

9月10日11时,在莫乎尔牧场四村桂少杰的葡萄地里,密密的绿叶间缀满串串紫色的葡萄。桂少杰顺手抓了一串,“你看颗粒大小均匀,色泽光亮,一级果占九成,从挂果的密度看,亩产量足有2700公斤,合作社安排9月18日采摘,我想把葡萄马上变成现钱,有点等不及。”

素有“红提葡萄之乡”的莫乎尔牧场,红提葡萄挂果面积1.8万亩,亩产量在1500公斤左右。“订购葡萄的客商络绎不绝,大多数果农的葡萄被订购,其余正在签约中;但葡萄价位要根据采摘当日内地市场葡萄价格来确定出售价格。”8月27日11时,满头大汉的莫乎尔牧场副场长赵和平骑摩托车驶进了场部大院,他从摩托后备箱里拿出一瓶纯净水,一骨碌喝下去,稍定了神,才回答着笔者的话:“通过西域龙珠合作社的运作,统一管理,统一价位,统一销售。为了解内地市场葡萄行情,场里派出2名干部、4名经纪人到广东、湖南进行市场考察,及时将市场需求、价格反馈回来,我们与客商再商定葡萄出售价格,预防客商压价,给果农造成损失。”赵和平接着说,莫乎尔牧场的葡萄比县城附近的北山坡葡萄成熟晚,最过一个星期才采摘。现在就是做好劳力调派、包装箱调运等采摘前的准备工作。谈话正兴时,赵和平的电话响了,是一商家央求他帮助订购300吨葡萄。

澳门新葡新亰,说到葡萄的产量,桂少杰说:“如果是10年前,亩产这么高,就等于绝收了!”笔者简直不相信自己耳朵,似乎听错了。“我说的对!”桂少杰对10年前葡萄惨败的情景记忆犹新:“技术员让我打掉一部分刚结出的果实,当时就是舍不得打,秋后亩产量有2000公斤,可几乎是清一色的次果,葡萄没人要,烂在地里,一分钱的收入没有,那时真是欲哭无泪,不是村干部的拦阻,我就挖掉葡萄了。”

在莫乎尔牧场四村桂少杰的葡萄地里,在密密的叶子间挂着套袋的串串葡萄,散发出诱人的香味。桂少杰顺手抓了一个纸袋,用剪刀将纸袋剪开,“你看颗粒大小均匀,粒重约在13-15克,色泽光亮,纸袋上没有留下黄色斑点,就是说葡萄没有患病,这样的葡萄当然销路好了。”他说,自己
20亩葡萄被合作社订购给广东客商。采摘装运还得按顺序,合作社安排他9月12日采摘葡萄,干活的工人、包装箱都由合作社调派,省了许多自己操心的事,就等着收钱。

“霍城葡萄产业经历坎坷和曲折,才有今天的成果。”被莫乎尔牧场果农聘为“红提葡萄管理技术员”的县高级农艺师马彦勇深有感触:“提高葡萄品质和提高产量是矛盾的,当时为提高葡萄品质,让一级果达到70%,只有将葡萄亩产量控制在1200公斤内。”

马彦勇介绍,品质上去了,产量上不去,果农的增收空间受到了限制。为解决葡萄品质和产量的矛盾,8年前莫乎尔牧场专门划了一块500亩的试验田,由他带领技术员搞试验,逐步摸索在提高葡萄品质的同时,如何达到增产的效果。在试验过程中,邀请北京林科院专家,指导品种杂交、选育,还结合当地土壤特性和气候特点,施用生物肥、生物农药,进行大胆科技创新摸索。将改良成功的品种和管理经验,及时传授推广给果农,使红提葡萄的品种得到优化更新。去年,试验出了一级果达到90%,亩产量达到3000公斤的优良葡萄。另一方面果农的科技管理熟悉程度不断提高,也总结出了好经验,得到及时推广。如,莫乎尔牧场各村的有效积温和地表温度略有区别,葡萄开挖上架时间要差两、三天。不要看这两、三天,是影响葡萄品质和产量的因素。

9月11日12时许,正在三村葡萄田里了解葡萄外运的副书记朱海峰刚接完客商电话,电话铃又响了,是一商家央求他帮助订购3000吨葡萄。“葡萄质量上去了,客商追着订葡萄,但不想出好价!”朱海峰感叹:“有些商家对葡萄的粒重做出过分的要求,要求粒重必须是14克,才能出到每公斤9元的价格。可葡萄生产有技术规程,粒重在12克到14克之间都属于一级果。”

莫乎尔牧场四村葡萄党支部书记魏京林说,全村挂果葡萄6000亩,品质、产量普遍高于往年,目前八成的葡萄通过网上或来的客商订购了。

霍城县北山坡葡萄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马建忠说:“我的葡萄由当初亩产量控制在800公斤以内,一级果才达到了80%。经过这些年的摸索和优化品种,以及技术改进,亩产量超过1500公斤,一级果接近90%!”

当笔者谈到在继续提高葡萄高品质时,葡萄产量还能增加吗?马彦勇和其他葡萄技术人员认为葡萄还有增产的空间,不过技术攻关难度加大。“我相信,几年以后霍城的葡萄品质和产量还会提高。”马彦勇信心十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