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4甘肃兰州似乎看到了曙光
进入4月份,甘肃兰州的绿化市场开始活跃起来,前几个月完成招标流程的项目陆续开工,苗木交易量环比大幅提高。这番光景,让很多苗木从业者看到了一丝曙光。
今年兰州的城市绿化项目的资金都比较充足,付款方式和执行度都不错,这给承接工程的绿化企业吃了颗定心丸。不过现在是狼多肉少,一个两千万的工程,以前只有三四十家公司竞争,现在至少有五六十家公司参与。激烈的竞争让利润更趋于合理化,这对行业发展是有好处了,毕竟园林的暴利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地产绿化项目整体低迷,除了碧桂园这种大牛开发商的单子还有承包的价值,其他小开发商的活儿根本没法接,主要是付款太费劲。
现在兰州当地的园林公司资金链都不宽松,谁也没有胆量冒着资金链断裂的风险去承接这些烫手的山芋。
至于生态修复项目,已经和兰州本地,甚至西部地区的企业沾不上边了。这种项目动辄几十个亿,只有上市公司能玩得起,而这些上市公司大多来自经济较发达地区。他们用PPP模式运作,从头到尾总承包,本地企业只能望而兴叹。
众多的园林绿化项目对中大规格商品苗而言是个利好消息。现在很多园林公司都在各地寻找合适的苗源,其中胸径10厘米至15厘米左右的乡土树种最受欢迎,比如新疆杨、榆树、云杉等。这类苗木的价格同比几乎没有下降,但也不排除一些急于变现的苗圃低价甩货。
中小规格的乔木却是另一番光景,产能过剩的压力迫使它们的价格暴跌,至于是否跌到谷底还有待商榷。比如胸径4厘米至5厘米的红叶李,有些地方的上车价才23元,早在一年前至少要80元才能拿下。当然,这对于资金宽裕的园林公司而言是个低价抄底的好机会。
北方地区苗木行情 。祁海伦1996年毕业于兰州园艺学校观赏园艺专业,从事园林施工、苗木种植工作20年。青海西宁城市绿化拉动行情
4月份,青海西宁的城市绿化建设开始发力,给疲软的苗市注入了一针强心剂。一些适合绿化工程使用的苗木近期价格环比上涨了20%左右,出货量和出货速度很令人满意。
一株胸径15厘米的垂柳,在西宁的上车价居然高达1500元,同规格的老国槐价位在2000元左右。在几个月前,谁也没有想到价格能涨得这么厉害。说到底,这全部都归功于今年西宁的城市绿化建设。
由于种种原因,去年西宁的绿化工程量非常少,实际开工的项目更少,而今年春天是个爆发点,个人感觉今春的工程量是去年同期的两倍,因此苗木价格上涨是很正常的。
涨价的树种除了国槐和垂柳这些主要依赖外省的苗木之外,本地的云杉也不甘示弱。高度3米是个分水岭,3米以上价格走高,3米以下则持续低迷,目前3米高的云杉售价在280元左右,5米高的售价在800元到1000元,这个价格同比上涨了20%。
在众多大规格苗子里,脑山地区生长的苗木相对俏销。脑山地区的海拔在2300米以上,那里苗子的生长速度比低海拔地区的苗子至少慢一倍。不过慢有慢的好处,脑山地区的苗子在树形美观度、成活率、抗病性、适应性上都更胜一筹。因此,那里苗木的平均价格比低海拔地区苗木至少贵一成,即便如此,它的出货速度还是会快一些。
不过,卖得好的基本都是能直接上工程的大苗,那种做生产资料的小苗依然卖不动。从2015年春季开始,小规格苗木的产能便一直处于相对过剩的状态,时至今日仍未好转,因此它们的价格还是维持在较低水平。过低的售价让一些苗农觉得无利可图,很多人纷纷放弃种苗。
从目前的形式看,小苗疲软的市场局面在短时间仍然无法改变,羸弱的销售势能给西宁的小苗经营者带来了巨大的资金压力,苗木经纪人还好一些,最痛苦是育小苗的苗圃,有些苗圃实在拿不出钱维持日常开销,只能选择跑路。
张荣国2012年进入苗木行业,此前从事中药材生产,对西宁当地苗木行业十分了解。山西太原旺季不旺整体萧条
虽然已经到了销售季,但却几乎感受不到市场的热气,与去年同期相比,本地的绿化工程量减少了六成左右。其中,城市绿化量减少得尤其明显,尤其是煤炭行业不景气以来,厂矿、企业和庭院的绿化量减少很多,不过本地生态造林项目比较多,最近开始启动招标,希望对市场有所推动。
乔木中胸径8厘米以上的行情变化不大,小规格苗价格则还在下降。胸径7厘米的国槐、白蜡、北栾等品种去年同期卖200多元,现在降到了160元至170元;胸径6厘米规格的则从110元至120元降到了60元至70元。胸径3厘米的北栾开春时还卖15元至16元,近期降到了11元至12元。丝棉木胸径3厘米的苗子去年卖30元,现在卖6元,很多苗圃已经将其砍了当柴烧。估计到下半年,存圃量尤其多的国槐小苗价格还会下降。亚乔木的价格也在持续下降中,绚丽、王族、红宝石等北美海棠系列品种和西府海棠地径3厘米的苗子去年同期卖40元至50元,现在只有20元至30元。
针叶树行情一如既往地差。油松以高度2.5米的规格分界,大规格的行情下降缓慢还算能接受,小规格的价格则似乎见不到底。高度2米的油松去年同期卖80元至90元,现在只有25元左右,顶级苗也就卖35元;高度1米的苗子去年卖14元至15元,现在卖7元至8元。
白皮松行情虽然比陕西蓝田等主产地要好一些,但也是价格降幅很大,3米的白皮松前年卖2200元至2600元,去年降到2300元至2400元,现在好苗也才卖1500元至1600元;高度2米的苗子前年卖1100元至1200元,去年卖700元至800元,现在降到了500元至600元。北京条桧高度2米的苗子去年同期卖40元左右,近期卖25元至30元。望都塔桧高1米的苗子也从去年的8元左右降到了近期的2元左右。
绿篱苗的行情还比较好,价格和销量都尚可。高度1.2米的丁香和连翘报价在1.5元至2元,而前年秋季的价格在5元左右。其他绿篱苗主要品种的价格还算稳定,高度50厘米至60厘米的胶东卫矛近期卖1.7元至1.8元;同规格金叶水蜡卖1.7元至1.8元;同规格红叶小檗价格稍微高些,卖到2元左右。
阎永成(太原市洁庆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从业三十多年,公司既承接园林绿化工程也有苗圃。吉林长春绿篱紧俏乔木下行
春季市场启动了一个月左右,和从业者普遍预计的类似,绿化工程量很少,估计今年很难再有起色。整体上看,绿篱苗普遍供不应求价格提升,乔木行情还在延续下降的势头。
高度1米的水蜡去年秋季卖1.5元,近期涨到2元也不好买;同规格的珍珠绣线菊也从去年同期的1.5元至1.6元涨到了2元左右;同规格四季锦带同比价格也从1.2元至1.3元涨到了近期的2元至2.5元,涨了将近一倍的价格;黄刺玫前几年几乎没人种植,最近两年价格连续上涨,高度1.2米的苗子去年卖2元至3元,现在卖5元至6元。绿篱苗大多数品种普遍存圃量较少,价格很可能还会上涨。大叶丁香成为少数行情下跌的品种,因为存圃量多几乎到了卖不动的程度。
乔木的行情仍然普遍不乐观,尤其是小苗市场最为惨烈。地径3厘米以下的紫叶稠李、海棠系列很多苗圃都在抛售,几乎是给钱就卖的程度。丝棉木胸径2厘米至3厘米的苗子同比价格从50元左右降到了30元左右;梓树胸径4厘米的苗子从60元左右降到了40元左右。虽然价格一降再降,小苗的销量还是微乎其微。糖槭胸径3厘米至4厘米的苗子价格去年卖60元至70元,现在降到了30元至50元;胸径6厘米至8厘米的苗子产量不大价格还算可以,装车价在200元至400元之间。柳树8厘米至10厘米的苗子比较紧俏,装车价在260元至300元之间而且不太容易买到。
乔木大苗的行情算还算可以,胸径20厘米的蒙古栎、五角枫、三角枫、黄菠萝、胡桃楸等价格稳定在1500元至2000元之间。乔木丛生苗的价格又有所上涨,胸径13厘米至15厘米的丛生三角枫、蒙古栎、黄槐等2月份市场没启动的时候还报价700元至800元,见到现在行情好立马涨到了1500元至2000元。
针叶树种的行情最不好,樟子松在经历了五六年前的种植热潮后,严重的供大于求令其一直陷于低潮,高度60厘米的容器苗三四年前卖5元左右,现在卖2元也无人问津,更小的苗子几乎没有报价。云杉情况也类似,高度50厘米至2米的苗子三五年前卖5元至40元,现在降到了3元至25元之间。
潘立军(长春市新立城绿鑫苗木花卉专业合作社)2011年度全国十大苗木经纪人称号获得者,入行十多年时间但发展迅速,成立合作社后,带领当地苗农共同发展致富。

996核心提示:陕西周至行情稍有反弹
和每年的3、4月份一样,陕西周至的苗木市场现在是一派繁忙的景象。大家都在忙着买苗卖苗,此前的那种对未陕西周至行情稍有反弹
和每年的3、4月份一样,陕西周至的苗木市场现在是一派繁忙的景象。大家都在忙着买苗卖苗,此前的那种对未来行情的悲观情绪,已经渐渐地被各种忙碌冲淡。
今年春天,周至的苗木走量还是不错的,最起码不比去年同期差多少。白皮松、樱花、红叶李、大叶女贞、香花槐、玉兰之类的大宗品种依然有不俗的销量。虽然价格同比下降了不少,但相比春节之前还是出现了一些反弹。
高度2米的白皮松,春节之前只能卖到130元,现在的价格在160元至200元之间。胸径5厘米的香花槐,春节之前的报价只有15元,现在涨到25元至28元。这两个树种是反弹最明显的,因为甘肃、宁夏、新疆等地的绿化苗木采购期多集中在4月初,这些区域在时间上的集中采购拉动了周至的价格,价格上涨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价格仍然维持在低谷的树种也是有的,比如大叶女贞、樱花和红叶李。这三个树种的产区众多,种植面积巨大,价格走势是全国一盘棋,不可能在个别区域出现鹤立鸡群的情况,除非有特别巨大的需求刺激,否则价格难以出现反弹。
上述品种本地苗的价格:胸径10厘米的大叶女贞报价在350元至400元之间,地径3厘米、5厘米和8厘米的紫薇分别报价30元、120元和1200元,地径8厘米的红叶李报价为150元至160元,胸径10厘米的樱花报价为400元。此外,从四川、浙江等地输送过来的货源比本地苗便宜很多,除非有反季节栽种的需要,购买方一般会选择外地苗。
现在有一种现象普遍存在于陕西的苗木市场里,就是价格体系不稳定。同一个树种、同一个规格、同一级质量的产品,大苗圃和小散户的报价最高能相差十倍。这和他们的成本计算方式有关系,小散户的成本非常低,只要能在不赔钱的情况下把苗子卖出去就行,因此大苗圃在价格上几乎完败。这种局面也让采购商一头雾水,不知道怎么买苗了。
当地的从业者认为,这种情况是苗木市场深度洗牌期的必经过程,在这次洗牌期里,大量的小散户会离开苗木种植行业,生产资料也会逐渐汇聚到资本、技术实力强大的公司手中,正所谓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对于中型苗圃而言,现在首要关注的是尽快把苗子卖出去,让自己的现金流充沛起来。预计春季销售旺季还能维持半个多月,在这里提醒大家,挖树起苗要早做安排,因为现在工人又变得不好找了。

1016核心提示:吉林长春绿篱紧俏乔木下行
春季市场启动了一个月左右,和从业者普遍预计的类似,绿化工程量很少,估计今年很难再有起色。整体上吉林长春绿篱紧俏乔木下行
春季市场启动了一个月左右,和从业者普遍预计的类似,绿化工程量很少,估计今年很难再有起色。整体上看,绿篱苗普遍供不应求价格提升,乔木行情还在延续下降的势头。
高度1米的水蜡去年秋季卖1.5元,近期涨到2元也不好买;同规格的珍珠绣线菊也从去年同期的1.5元至1.6元涨到了2元左右;同规格四季锦带同比价格也从1.2元至1.3元涨到了近期的2元至2.5元,涨了将近一倍的价格;黄刺玫前几年几乎没人种植,最近两年价格连续上涨,高度1.2米的苗子去年卖2元至3元,现在卖5元至6元。绿篱苗大多数品种普遍存圃量较少,价格很可能还会上涨。大叶丁香成为少数行情下跌的品种,因为存圃量多几乎到了卖不动的程度。
乔木的行情仍然普遍不乐观,尤其是小苗市场最为惨烈。地径3厘米以下的紫叶稠李、海棠系列很多苗圃都在抛售,几乎是给钱就卖的程度。丝棉木胸径2厘米至3厘米的苗子同比价格从50元左右降到了30元左右;梓树胸径4厘米的苗子从60元左右降到了40元左右。虽然价格一降再降,小苗的销量还是微乎其微。糖槭胸径3厘米至4厘米的苗子价格去年卖60元至70元,现在降到了30元至50元;胸径6厘米至8厘米的苗子产量不大价格还算可以,装车价在200元至400元之间。柳树8厘米至10厘米的苗子比较紧俏,装车价在260元至300元之间而且不太容易买到。
乔木大苗的行情算还算可以,胸径20厘米的蒙古栎、五角枫、三角枫、黄菠萝、胡桃楸等价格稳定在1500元至2000元之间。乔木丛生苗的价格又有所上涨,胸径13厘米至15厘米的丛生三角枫、蒙古栎、黄槐等2月份市场没启动的时候还报价700元至800元,见到现在行情好立马涨到了1500元至2000元。
针叶树种的行情最不好,樟子松在经历了五六年前的种植热潮后,严重的供大于求令其一直陷于低潮,高度60厘米的容器苗三四年前卖5元左右,现在卖2元也无人问津,更小的苗子几乎没有报价。云杉情况也类似,高度50厘米至2米的苗子三五年前卖5元至40元,现在降到了3元至25元之间。

图片 1

吕晓虎毕业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2008年从基层技术员做起,2012年晋升为该公司副总经理,主抓苗木销售与采购。

潘立军(长春市新立城绿鑫苗木花卉专业合作社)2011年度全国十大苗木经纪人称号获得者,入行十多年时间但发展迅速,成立合作社后,带领当地苗农共同发展致富。

4686核心提示:宁夏银川 苗农恐慌情绪严重
2月底的银川土壤还没有解冻,园林工程公司在此时都忙着招投标和储备货源,因此苗木市场中询价比较频宁夏银川
苗农恐慌情绪严重

2月底的银川土壤还没有解冻,园林工程公司在此时都忙着招投标和储备货源,因此苗木市场中询价比较频繁。从目前询价的结果看,今年春季的价格不会有太大惊喜,去年阴跌的产品今年很有可能继续阴跌。作为纯生产者的广大苗农,他们的恐慌情绪更加严重了。
从市场整体面上看,今年春季行情最可能呈现是量价齐跌。胸径3厘米至5厘米的金叶榆、垂柳、新疆杨、河北杨等常规绿化树种,价格将继续下滑。这主要是因为它们消费势能已经趋近于零。这种半成品的苗木一般作为生产资料出售给新建苗圃,但是去年新建苗圃简直是凤毛麟角,没人接盘,价格自然会一落千丈。
目前普通花灌木的价格维持去年秋季的水平,春季销售启动后的走势尚不明朗。高度3米以上的油松、樟子松和云杉等常绿乔木价格相对坚挺,但部分苗圃偶尔也会放低身段降价销售。事实上,在内蒙古西部、青海、甘肃等地,同类产品的存圃量并不少,预计在三四月份,这些产品的价格可能还会有一些变化。
从近一个月的招投标情况来看,今年宁夏的绿化工程数量并不少,比如银川市的滨河新区、固原市的城市绿化升级、内蒙古巴盟的城市改造等等。这些项目的体量都很大,但是几乎所有项目都采用PPP模式运作,这种模式让资金雄厚的上市公司更有竞争力,而资金实力不强的中小型园林工程公司很难分得一杯羹。
对于广大的中小型园林工程公司,他们只能承接一些小工程。所谓的小工程,就是把原来总包的大工程拆解成若干个标段,一个标段的工程款在200万元至300万元不等,然后让符合条件的企业通过摇号的方式竞标。这样做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人为操作的可能,符合现在廉政建设的指导方向,但对于企业来说增加了不可预测性,能否拿下一个项目,运气占的比例很高。这种竞标方式从去年年底开始流行,现在已经成为了宁夏绿化工程市场的常态。
段林2013年度全国十大苗木经纪人,1978年生人,毕业于宁夏防沙治沙大学,对当地苗木有深入的了解。

宁夏银川出货量环比上涨
从3月底至今,宁夏银川的苗木市场出现了一波销售高峰。随着宁夏各地绿化项目的陆续开工,苗木走量环比上了一个台阶。在去年冬季,业内人士普遍预测今年的行情应该很差,但是现在看来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糟糕。
中大规格的常规绿化苗木出货量最大,客户的数量和订单量同比几乎没有变化。很多苗圃从3月底开始起苗,至今没有休息过,运苗的大卡车在田间地头穿梭的景象,让苗木种植者感到十分欣慰。
不过,很多人接到的订单都是临时订单,提前并没有打招呼,因此搞得大家有些猝不及防,起苗工人、车辆等协作环节的到位率不高,这直接影响到出货的速度,甚至连捆绑苗木的草绳居然也出现脱销。
价格方面,大规格乔木、花灌木价格环比上涨20%。比较明显的树种有碧桃、紫叶矮樱、太阳李、丁香、连翘、榆叶梅、国槐和白蜡。观花苗木普遍俏销,比如高干的紫叶稠李、胸径6厘米以上的金叶复叶槭和胸径5厘米至8厘米的北美海棠。
由于西北地区的苗木栽植时间比较短,4月中下旬后就可以认为是反季节栽种时间了。在反季节栽种期里,本地生产的苗木在成活率上远远高于外地调运过来的苗木,因此本地苗的价格也要远远高于外地苗。
举个最明显的例子,同样是胸径5厘米的海棠苗,山东运过来的只能卖到75元,而本地苗可以卖到150元,价格虽然相差一倍,但二者都有自己的客户群体。
中大规格的成品苗最近似乎是顺风顺水,但中小规格的半成品苗却依然一蹶不振。胸径3厘米至5厘米的金叶榆、垂柳、新疆杨、河北杨等常规绿化树种,价格继续下滑。这主要是因为它们消费势能已经趋近于零。这种半成品的苗木一般作为生产资料出售给新建苗圃,但是今年新建苗圃简直是凤毛麟角,没人接盘价格自然会一落千丈。
最后说一说今年春天绿化工程的一些变化。上市公司就不说了,对于广大的中小型园林工程公司,他们只能承接一些小工程。所谓的小工程,就是把原来总包的大工程拆解成若干个标段,一个标段的工程款在200万元至300万元不等,然后让符合条件的企业通过摇号的方式竞标。
这样做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人为操作的可能,符合现在政府廉政建设的指导方向,但对于企业来说增加了不可预测性,能否拿下一个项目,运气占的比例很高。这种竞标方式从去年年底开始流行,现在已经成为了宁夏绿化工程市场的常态。

河北邯郸行情缓慢回温
4月份的邯郸春意盎然,苗木市场也开始活跃起来。从最近几天的交易情况来看,今春的行情大大好于几个月前的预测,这让当地的苗木从业者感到了意外的惊喜。
在邯郸,金叶榆是价格洼地的重灾区,去年秋季,胸径3厘米左右的金叶榆几乎到了没人要的地步,但是现在确是另一番景象。目前,胸径3厘米的地栽苗售价12元,胸径4厘米的售价20元左右,这个价格虽然不及去年同期,但销量还是可以的。
随着天气越来越暖和,容器版的金叶榆开始发力,因为业内人士都知道,在叶片萌发之后,地栽苗的成活率会大幅降低,容器苗才是绿化工程的首选。目前,胸径3厘米的容器金叶榆售价在18元左右,胸径4厘米的售价在25元左右,出货量正在逐日提高。
龙爪槐也是一个让人感到意外的树种。现在邯郸正在搞乡村绿化,高压电线塔的下层几乎都栽上了龙爪槐,苗圃里的一些品质较次的苗子竟然也卖出去了,这种情况在前几年的绿化大潮中曾经出现过,但冷静地想一想,这种局面肯定不会长久,毕竟要稳定盈利,还是要靠品质取胜。
老国槐的价格环比上涨。胸径3厘米的老国槐去年秋季只能卖到8元,现在的上车价是15元;胸径4厘米的也从去年秋季的18元涨到了25元;胸径5厘米的,比去年秋季涨了10元,现在的售价是50元。这个价格虽然比去年春季低很多,但好在有销量,因此苗农对这个价格还是能接受的。
和老国槐情况类似的还有垂柳、丝棉木等经典绿化树种。去年秋天,有些苗圃迫于周转资金,以白菜价处理了这些产品,这导致今年库存稍稍有些吃紧。由此可见,要想靠卖苗盈利,留足坚持下去的实力还是很重要的。

甘肃兰州 本地工程竞争激烈

段林(宁夏宁苗绿博苗木有限公司)2013年度全国十大苗木经纪人,1978年生人,毕业于宁夏防沙治沙大学,在宁夏宁苗集团工作10年,对当地苗木有深入的了解。

王建明苗木行业勇于突破创新的代表人物之一。

一二月份是招投标的关键时期,甘肃兰州的园林工程公司最近都在忙着跑项目。从目前的情况看,今年兰州地区的市政工程量同比变化不大,相比其他地区而言,能有这样的结果已经很不错了。
市政绿化工程总量虽然没有减少,但是狼多肉少的情况却无法避免,一个百万级的项目,以前竞标者只有三十家左右,现在可能涌现出五六十家企业。排除不可避免围标操作,竞标企业的净数量也是在增长的。
令人欣慰的是,以前由政府主导的市政绿化工程常常拖欠工程款,而今年招标的几个项目资金全部到位,对于承包商而言,债务风险大大降低,因此参与的企业数量会暴增。
对于行业而言,这其实是个好兆头,毕竟竞争可以提高产业链的整体水平。
和市政绿化相对的是房地产工程。这个板块今年依旧延续了去年的低迷态势,小开发商如今已经偃旗息鼓,只有大开发商还留在牌桌上。像碧桂园这种地产大鳄,他们发布的地产绿化工程数量还是很可观的,但是付款能否及时,付款方式是否合理就不好说了。
西北地区的生态绿化项目一直是热点,但这块烫手的山芋不是中小园林公司能够捧得住的,这类项目一般都被上市公司在源头就消化了,基本不会落到中小园林公司手中。
众多的园林绿化项目对中大规格商品苗而言是个利好消息。现在很多园林公司都在各地寻找合适的苗源,其中胸径10厘米至15厘米左右的乡土树种最受欢迎,比如新疆杨、榆树、云杉等。这类苗木的价格同比几乎没有下降,但也不排除一些急于变现的苗圃低价甩货。
中小规格乔木却是另一番光景,产能过剩的压力迫使它们的价格暴跌,至于是否跌到谷底还有待观察。比如胸径4厘米至5厘米的红叶李,有些地方的上车价才23元,早在一年前至少要80元才能拿下。当然,这对于资金宽裕的园林公司而言是个低价抄底的好机会。
祁海伦1996年毕业于兰州园艺学校,从事园林绿化行业20年。

新疆伊犁价格销量双双下滑
产量的增加和需求的明显减少,导致今年春季新疆伊犁地区的苗木行情低迷,整体销量同比下滑两成左右,价格则比去年同期跌了20%至30%。苗木从业者曾经辉煌的日子再难重放。
因为很难从银行获得贷款,伊犁及周边地区的房地产项目几乎都处于停滞状态;与之对应,市政类工程的开工量也很少。伊犁河两岸绿化及霍尔果斯口岸伊犁片区的建设都已经处于收尾阶段,只有零星的补种项目还在继续,和前两年的大量用苗的风风火火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需求减少了,但供应量却一直在增加,无论普通农户还是各地林业系统,都在大量进入苗木行业。过去的行情给了人们这样一种错觉:只要种出苗木就能赚钱,而且比种粮食收益高很多。这样的错觉不仅让人们亢奋,也导致了盲目。
例如察布查尔一个县,去年就增加了3万亩苗圃。以伊犁现在的用苗量,未来该县苗木的销路将有不小问题。而这只是新疆西北部地区苗木产业的一个缩影,过去两三年,伊犁地区的苗木生产面积翻了几番,目前总面积达到10万亩左右。
虽然整体行情不好,不过也有亮点,那就是与一带一路相关地区的建设和一些援疆项目的开发。例如博乐市、哈密市、喀什市等地都有一些大项目,其中不少的投资额都在亿元以上。这些项目带动了新疆本地苗木的需求,也吸引了不少江苏、浙江、山东、河北等华东、华北地区园林绿化公司的关注,值得从业者分析研究,寻找商机。
伊犁地区最常见的乔木就是大叶白蜡和小叶白蜡,目前胸径3厘米的大叶白蜡价格在50元左右,去年同期为70元至80元,价格下降十分明显。小叶白蜡、国槐、法桐、梓树、桦树等用量较大的品种,苗价下跌幅度与之相当。花灌木方面如榆叶梅、丁香、连翘、金叶榆、密枝红叶李等,行情也都很低迷,价格下降20%以上非常普遍。因为病虫害发生严重,传统榆树的用量一直在减少,新的绿化工程已经基本不使用榆树。
没有跌价的只有两类产品,首先是常绿的松柏类,如云杉、樟子松、桧柏等,价格一直是1米的株高150元左右,2米的就300元,3米的就450元。松柏类苗木需求稳定,生产方面本地产量小,生长速度也慢,改为从其他地区采购的话由于其具有较大树冠,运输费用太高,所以苗价变化很小。
另一类价格稳定的就是夏橡,这种新疆特色树种生长更慢,胸径3厘米的苗要长9年。因为是它是新疆地区的特色树种,在其他地区生产的苗不能适应新疆的环境条件,所以只能本地培育。多年来,胸径3厘米夏橡的价格始终保持在800元左右,即便价格如此坚挺,依然供不应求。
未来,无论乔木还是花灌木,伊犁地区的常规苗木将进入饱和状态,市场竞争会越来越激烈。与此同时,精品苗木以及彩叶等特色苗木将得到应用市场的青睐,让生产者获得更高的收益。

山东济南有人欢喜有人愁
从3月中旬到4月中旬,山东济南的绿化工程开始大规模种植苗木,业内人士都知道,在清明节过后的一个月里栽植苗木的成活率最高,所以谁都不想错过这个一年中最佳的栽植期。因此,大批的苗木订单送到济南和周边的苗圃业主手里,面对这些订单,他们并不是皆大欢喜,而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今春什么苗子在济南卖得好?答曰:中大规格的、冠型饱满的常规树种。规格大和冠型好,这两个条件缺一不可。几年前,只要苗子胸径足够大,砍头截干的产品也能有出路,现在完全变样了。这是由于工程甲方对苗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砍头截干的苗子种在城市绿化带里实在有碍观瞻,他们宁可要胸径小一些的苗子,也不愿意要截干苗。
反观苗木的供应方,很多苗圃并不是没有大苗,像山东济宁周边的大批苗圃,截干大苗多得是,但这些苗子就是无法让用苗方提起胃口,即使赔本销售也很难出售。而胸径6厘米至9厘米的国槐、白蜡、五角枫等全冠苗就很受欢迎,如果保留了原始冠就更加靠谱了。
至于用于做生产资料的小苗,现在的行情基本无人问津了,因为有新建苗圃意愿的投资者变得十分稀少。有人说现在是低价抄底的好时机,也有人说绿化行业的谷底还没有到来,面对这些结论迥然不同的判断,大多数投资者更加愿意持币观望。还有一点非常值得关注,现在很多苗圃都在试图改变自己的经营方式,从单纯地卖树变为做园区,甚至做景区。个人认为,这是苗圃产业发展的一个新的台阶。
公司运营的苗圃,在成本上肯定比散户高,如果二者都靠卖苗木盈利,谁的压力更大?肯定是公司处于劣势。但是,如果公司做园区,就可以依靠产业链盈利,这种玩法是散户跟不上的,所以做园区是公司化苗圃在行情不好的时候的一种绝佳突围路径。只要有条件、有资金、有想法,最好不要犹豫,勇敢地做就好了。

吉林长春 交易静止 前景看跌

石益红从业15年间,从建立苗圃、销售苗木,到绿化的设计施工养护,几乎涉猎了行业的所有环节。对伊犁市场了解深入,经常帮采购苗木的朋友牵线搭桥。

李兴锋15年农业园区经营经验,致力于打造苗旅结合的典范。

东北市场现在还没有启动,苗木交易基本处在停滞状态。不过,从冬季周边苗圃的订单情况看,今年的市场前景并不看好,预计低潮还会延续一段时间。
本地苗木从业者认为,一方面苗市供大于求的局面短期内不会改变,另一方面东北地区高水平的苗圃还是太少,缺乏区域竞争力。如今一、二线城市都在使用高质量的造型苗,但东北地区的供应量实在太少。地径15厘米的简单造型油松容器苗,去年底的价格是4000元,而同规格的普通苗子装车价也就2000元,品质差一点,利润差很多。
乔木中,胸径3厘米以下的大部分品种存圃量过大,量价还会下滑;中间规格的下降幅度稍慢些,但前景也并不看好;胸径8厘米以上的苗木降价也是迟早的事。胸径3厘米至4厘米的糖槭去年同期卖60元至70元,近期降到了不到40元;丝棉木胸径2厘米至3厘米的苗子则从50元左右降到了30元左右;梓树胸径4厘米的苗子从60元左右降到了40元。
胸径10厘米的柳树卖260元至300元。胸径20厘米的蒙古栎、五角枫、三角枫、黄菠萝、胡桃楸等价格在1500元至2000元之间,也比去年同期涨了20%左右。
丛生乔木品种好苗比较稀缺,行情相对好些,同比价格平均上涨了20%左右。5至7个分支、每个分支胸径5厘米至7厘米的丛生白桦、丛生三角枫、丛生五角枫、丛生黄槐等价格都在1500元至1800元。虽然价格还算稳定,但销量非常少。
绿篱苗近期价格相比去年底变化不大。红瑞木高度1米至1.3米的苗子卖1元出头。珍珠绣线菊和水蜡货源相对紧缺,价格在2元左右。黄刺玫高度1.3米的苗子卖10元至15元。榆叶梅扦插苗高度1米的苗子去年春季卖3元左右,近期卖5元以上。红王子锦带、连翘、多季玫瑰等高度1米的苗子行情稳定在3元至4元。目前,绿篱苗普遍存圃量不多,而几个陆续启动的大型项目用量都会较大,所以开春后价格会有所上涨。
潘立军(长春市新立城绿鑫苗木花卉专业合作社)2011年度全国十大苗木经纪人,入行十多年,发展迅速。

甘肃兰州似乎看到了曙光
进入4月份,甘肃兰州的绿化市场开始活跃起来,前几个月完成招标流程的项目陆续开工,苗木交易量环比大幅提高。这番光景,让很多苗木从业者看到了一丝曙光。
今年兰州的城市绿化项目的资金都比较充足,付款方式和执行度都不错,这给承接工程的绿化企业吃了颗定心丸。不过现在是狼多肉少,一个两千万的工程,以前只有三四十家公司竞争,现在至少有五六十家公司参与。激烈的竞争让利润更趋于合理化,这对行业发展是有好处了,毕竟园林的暴利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地产绿化项目整体低迷,除了碧桂园这种大牛开发商的单子还有承包的价值,其他小开发商的活儿根本没法接,主要是付款太费劲。
现在兰州当地的园林公司资金链都不宽松,谁也没有胆量冒着资金链断裂的风险去承接这些烫手的山芋。
至于生态修复项目,已经和兰州本地,甚至西部地区的企业沾不上边了。这种项目动辄几十个亿,只有上市公司能玩得起,而这些上市公司大多来自经济较发达地区。他们用PPP模式运作,从头到尾总承包,本地企业只能望而兴叹。
众多的园林绿化项目对中大规格商品苗而言是个利好消息。现在很多园林公司都在各地寻找合适的苗源,其中胸径10厘米至15厘米左右的乡土树种最受欢迎,比如新疆杨、榆树、云杉等。这类苗木的价格同比几乎没有下降,但也不排除一些急于变现的苗圃低价甩货。
中小规格的乔木却是另一番光景,产能过剩的压力迫使它们的价格暴跌,至于是否跌到谷底还有待商榷。比如胸径4厘米至5厘米的红叶李,有些地方的上车价才23元,早在一年前至少要80元才能拿下。当然,这对于资金宽裕的园林公司而言是个低价抄底的好机会。

自3月下旬开始,沈阳各苗圃内看苗订苗的人逐渐多了起来。截至4月中,本地苗木整体销量同比增加近三成,苗木价格与去年同期比还是略低。不过,随着销量的增加,很多品种的价格开始缓慢上涨,有些已和去年同期持平,预计仍有上涨空间。
花灌木方面,从去年就一直缺货的红王子锦带今年依旧稀缺,高80厘米、有三个分枝的色块苗,年初时卖1.5元,现在要2.5元,还面临断货,就是因为种的人太少。高1米至1.4米的水蜡、金叶水蜡、金叶榆、密枝红叶李绿篱苗,价格在1.3元至1.4元之间,和去年比差别不大。但是去年夏天扦插的上述品种的小苗,价格却从0.25元涨至0.4元,幅度不小。
北美海棠是最近东北地区行情最悲催的品种,没有之一。高0.8米至1.5米、使用山丁子作为砧木去年嫁接的王族、光辉等品种,目前报价只有0.2元,想想人工、地租、砧木、生产资料等成本,这肯定是得赔钱。更可悲的是,这么低的价格也卖不出去,没人要了。两三厘米粗的苗也是一样,赔钱卖也没人要。只有胸径达到5厘米以上的苗,市场上才有需求,不过价格同比跌了两成以上。前两天我从辽宁本省采购了800棵胸径6厘米的北美海棠,打土坨再装上车,每棵180元。前几年这样规格的苗,至少要七百元。
除了辽宁,吉林育海棠的人也很多。估计整个东北胸径5厘米以下的小苗,存圃量有几亿株。大规格苗相对少些,例如6厘米粗的苗,沈阳大概有几万株。就此可以推断,未来两三年海棠的行情仍将在低谷徘徊,去产能之路相当漫长。
胸径8厘米以上大规格乡土树种如蒙古栎、三角枫、五角枫、国槐、白蜡等一直缺货。最典型的是蒙古栎,以前可以用山苗,现在山苗不许砍了,苗圃又没有,就断了货源。如今蒙古栎圃苗也就是亿珠等几家大型公司在育苗,最大的胸径约4厘米,距离市场需求还有差距。国槐、白蜡等因为东北缺货,从河北采购量很大。另外,因为前几年金叶复叶槭行情好,把糖槭都当砧木用了,结果现在粗6厘米以上糖槭也很缺货。

天津蓟县 市场低迷难有暖春

祁海伦1996年毕业于兰州园艺学校观赏园艺专业,从事园林施工、苗木种植工作20年。

宋长宽(沈阳市光辉绿源宋式园林研究所)在辽宁苗木圈人称宋二哥。爱钻研、爱创新、爱帮助人,是他最大的特点。

苗木市场已经低迷了两年多时间,而刚过去的这个年关是收款最难的。销售虽然要到正月底才会正式启动,但从春节期间的订单情况看,市场很可能还会继续低迷。有些中小苗农已经产生了恐慌心理,开始抛售部分品种,但以现在行情看,有些苗子即便抛售也乏人问津。
在本地的各大苗圃中,大树积压非常严重,但因为前几年市场好时赚了不少钱,所以现在也还撑得住。大规格乔木已经有了降价趋势,胸径15厘米、两年冠的国槐去年卖1500元至1700元,近期卖1000元至1200元;胸径6厘米、两年冠的速生白蜡前年卖180元左右,去年卖150元左右,现在也就只有60元至70元。在白蜡主产地惠民,很多苗圃已经将小规格速生白蜡砍掉当柴火或拖把杆卖,行情惨淡可见一斑。白皮松价格下降最为明显,前两年3米高的苗子每米还卖600元,现在每米降到300元左右。2年冠、胸径10厘米的法桐从同期的350元降到了300元左右。从近期的行情和存圃量看,估计开春后价格还会有所下降。
亚乔木行情更为惨淡,本地碧桃、山桃、榆叶梅、太阳李等品种存圃量很大,两三年内行情都难有好转。地径4厘米至5厘米的榆叶梅去年同期至少卖50元,近期降到了20元左右。地径5厘米至6厘米的碧桃前两年能卖到100元至120元,去年10月份还卖40元左右,近期只卖25元左右。地径7厘米至8厘米的山桃去年春季卖70元至100元,现在卖25元至35元。太阳李地径4厘米的苗子去年同期卖50元至60元,现在卖15元左右。西府海棠降价幅度也很大,地径6厘米的苗子去年同期至少卖180元,现在只有80元至90元。
绿篱苗行情还算比较好,种植周期短,市场调节速度快,预计到春天的旺季还会有所上涨。胶东卫矛货高度60厘米至70厘米的苗子近期报价将近1元。高度50厘米至70厘米的红叶小檗则卖到0.7元至0.8元。高度60厘米至70厘米的金叶女贞的价格在0.7元至0.8元之间。
杨淑芹(天津蓟县昌隆苗圃)
2004年毕业于北京林业大学,主要从事园林苗圃规划管理、移栽等研究工作。

青海西宁城市绿化拉动行情
4月份,青海西宁的城市绿化建设开始发力,给疲软的苗市注入了一针强心剂。一些适合绿化工程使用的苗木近期价格环比上涨了20%左右,出货量和出货速度很令人满意。
一株胸径15厘米的垂柳,在西宁的上车价居然高达1500元,同规格的老国槐价位在2000元左右。在几个月前,谁也没有想到价格能涨得这么厉害。说到底,这全部都归功于今年西宁的城市绿化建设。
由于种种原因,去年西宁的绿化工程量非常少,实际开工的项目更少,而今年春天是个爆发点,个人感觉今春的工程量是去年同期的两倍,因此苗木价格上涨是很正常的。
涨价的树种除了国槐和垂柳这些主要依赖外省的苗木之外,本地的云杉也不甘示弱。高度3米是个分水岭,3米以上价格走高,3米以下则持续低迷,目前3米高的云杉售价在280元左右,5米高的售价在800元到1000元,这个价格同比上涨了20%。
在众多大规格苗子里,脑山地区生长的苗木相对俏销。脑山地区的海拔在2300米以上,那里苗子的生长速度比低海拔地区的苗子至少慢一倍。不过慢有慢的好处,脑山地区的苗子在树形美观度、成活率、抗病性、适应性上都更胜一筹。因此,那里苗木的平均价格比低海拔地区苗木至少贵一成,即便如此,它的出货速度还是会快一些。
不过,卖得好的基本都是能直接上工程的大苗,那种做生产资料的小苗依然卖不动。从2015年春季开始,小规格苗木的产能便一直处于相对过剩的状态,时至今日仍未好转,因此它们的价格还是维持在较低水平。过低的售价让一些苗农觉得无利可图,很多人纷纷放弃种苗。
从目前的形式看,小苗疲软的市场局面在短时间仍然无法改变,羸弱的销售势能给西宁的小苗经营者带来了巨大的资金压力,苗木经纪人还好一些,最痛苦是育小苗的苗圃,有些苗圃实在拿不出钱维持日常开销,只能选择跑路。

天津仅绿篱地被行情上涨
二三月份的时候市场行情非常低迷,几乎压得苗农喘不过气,进入4月份后,几乎所有苗木价格都有所上涨,缓解了低迷的态势。其中销量和价格都比较好的是绿篱和地被类产品,乔木类虽然价格有所上涨,但情况仍比过去几年都要差些。
绿篱苗中,高度50厘米至60厘米的红叶小檗去年同期卖2元左右,前两个月卖1.5元至2元,近期涨到2元至2.5元。高度70厘米至80厘米的大叶黄杨去年同期卖1.8元至2.4元,近期涨到2.8元至3元,而且货源已经十分紧张。金叶女贞在去年经历了一轮行情大涨后,现在相对低迷,高度40厘米至50厘米的苗子去年同期卖1.5元以上,上个月卖1.2元至1.5元,现在降到1元至1.2元。地被苗近期销量非常大,鼠尾草、狼尾草、北京夏菊、北京小菊、蛇莓、马蔺等每株价格都在0.25元至0.3元之间,相比去年变化不大。
大乔木走量十分缓慢,2年以上冠、胸径8厘米的国槐去年卖400元出头,近期降到300元至350元;同规格白蜡也从去年同期的350元至400元降到了300元左右。毛白杨工程苗货源紧张,胸径8厘米至10厘米的苗子尤其缺货,120元左右的报价其实也只是估算报价。胸径8厘米至9厘米的107杨也是既没有货源,也没有报价。
针叶树行情也普遍不好,高度3米至3.5米的油松去年卖800元左右,近期出圃价400元至500元。高度3米至3.5米的白皮松前几年每米600元起,甚至卖到过每米上千元,现在每株卖900元左右。云杉高度4米至4.5米的苗子去年卖700元至800元,近期降到了600元出头;高度5米以上的苗子也从去年的1700元至1800元降到了1200元至1500元。
亚乔木类苗木仍然处于低谷中,虽然比前两个月略好但仍差于往年。地径4厘米至5厘米的太阳李去年同期卖30元至35元,前两个月卖15元至20元,最近卖20元至25元还是送到工地的价格。
西府海棠地径4厘米的苗子去年卖30元出头,前两个月卖10元左右,最近卖15元左右,不过地径6厘米以上的苗子还是比较缺的。地径3厘米至4厘米的碧桃同比价格从20元左右降到10元左右。地径5厘米的榆叶梅同比价格从70元至80元降到30元至40元。

北京 倍感压力山大

张荣国2012年进入苗木行业,此前从事中药材生产,对西宁当地苗木行业十分了解。

杨淑芹(天津蓟县昌隆苗圃)2009年度全国十大苗木经纪人称号获得者,天津蓟县昌隆苗圃经理,从事苗木经济人工作多年,在当地的苗木圈里颇有名气。

从今年1月初至今,北京的苗木市场基本没有什么动静。记得两三年前,这个时候已经有不少苗木从业者在市场中积极游走了,但今年却格外冷清。这种冷清让很多苗圃和园林工程公司感到压力山大。
去年一年,北京的绿化行情都在低迷中前行。房地产绿化项目数量相比前几年大幅下降,更糟糕的是,开发商在付款方面也不如以前痛快。从去年年底北京各家园林工程公司的结账情况来看,地产项目能有一半的回款率就已经不错了。
应收账款的累积让很多中小园林公司的资金链很紧张,预计他们面对地产项目的态度会格外谨慎。
今年北京的市政绿化项目数量的增减现在还很难说。2008年奥运会和百万亩造林热潮退去之后,可能出现的机会恐怕只有2022年的冬季奥运会了。但是2022年距今还比较遥远,天量级的工程放量不太可能出现在今年,但是年底有可能放出一些小体量的绿化配套工程。
由于苗木消费市场的疲软,苗木的价格和销量依然没有起色。金叶榆、金叶复叶槭、各类地被的价格近期没有变化,保持在去年冬季的平均水平。据说在河北保定一带出现了大批苗圃业主离场的情况,但类似的情况在北京地区尚未发生。
张卫红北京苗木行业中的少壮派代表之一,对北京地区的苗木花卉消费市场非常熟悉。

山西太原旺季不旺整体萧条
虽然已经到了销售季,但却几乎感受不到市场的热气,与去年同期相比,本地的绿化工程量减少了六成左右。其中,城市绿化量减少得尤其明显,尤其是煤炭行业不景气以来,厂矿、企业和庭院的绿化量减少很多,不过本地生态造林项目比较多,最近开始启动招标,希望对市场有所推动。
乔木中胸径8厘米以上的行情变化不大,小规格苗价格则还在下降。胸径7厘米的国槐、白蜡、北栾等品种去年同期卖200多元,现在降到了160元至170元;胸径6厘米规格的则从110元至120元降到了60元至70元。胸径3厘米的北栾开春时还卖15元至16元,近期降到了11元至12元。丝棉木胸径3厘米的苗子去年卖30元,现在卖6元,很多苗圃已经将其砍了当柴烧。估计到下半年,存圃量尤其多的国槐小苗价格还会下降。亚乔木的价格也在持续下降中,绚丽、王族、红宝石等北美海棠系列品种和西府海棠地径3厘米的苗子去年同期卖40元至50元,现在只有20元至30元。
针叶树行情一如既往地差。油松以高度2.5米的规格分界,大规格的行情下降缓慢还算能接受,小规格的价格则似乎见不到底。高度2米的油松去年同期卖80元至90元,现在只有25元左右,顶级苗也就卖35元;高度1米的苗子去年卖14元至15元,现在卖7元至8元。
白皮松行情虽然比陕西蓝田等主产地要好一些,但也是价格降幅很大,3米的白皮松前年卖2200元至2600元,去年降到2300元至2400元,现在好苗也才卖1500元至1600元;高度2米的苗子前年卖1100元至1200元,去年卖700元至800元,现在降到了500元至600元。北京条桧高度2米的苗子去年同期卖40元左右,近期卖25元至30元。望都塔桧高1米的苗子也从去年的8元左右降到了近期的2元左右。
绿篱苗的行情还比较好,价格和销量都尚可。高度1.2米的丁香和连翘报价在1.5元至2元,而前年秋季的价格在5元左右。其他绿篱苗主要品种的价格还算稳定,高度50厘米至60厘米的胶东卫矛近期卖1.7元至1.8元;同规格金叶水蜡卖1.7元至1.8元;同规格红叶小檗价格稍微高些,卖到2元左右。

山东青岛行情有反弹之势
当前青岛周边的苗木行情比去年秋季、今年早春要好一些,苗木价格有所上升。
具体行情分两类产品说,第一类是大乔木。当前胸径15厘米以上的大乔木整体供不应求,比较突出的是北美红栎、沼生栎、七叶树、椴树等本来市面上就不多的产品。当然,这些产品一般不是大规模使用,大多是零星采购,但价格一直比较坚挺。另外,如榉树、樱花等比较常见树种的大乔木目前也是供不应求,但价格比往年高峰时要下降不少,例如胸径15厘米的樱花,去年同期每株2000元至3000元,当前卖不到2000元,胸径19厘米的榉树,前年卖每株6000多元,现在开价也就3800元至4000元。
樱花与榉树等常规绿化树种,在青岛周边的中小苗已有一定存量,相信过不了多久,苗圃里的小苗就可以长大上工程,尤其是樱花,现在还有不少人种速生品种。这些树种当前的价格虽然跌了,不过是刨除了其中的暴利成分,价格还是合理的。
第二类是小苗。在青岛周边,苗木种植户普遍在压缩面积,以前以种小苗为主的散户大军,这两年都在抛售,经过去年一整年的去库存,当前周边的小苗抛售情况已经明显减弱,价格也有触底反弹之势。不过,交易量也不似往前那么红火。比如樱花小苗,去年秋季时,每株2元都没人要,直至今年早春,价格才突破2元,当前则能卖到每株五六元。
前几年,散户种植的小苗普遍种得密,有的株行距仅为1米50厘米,实在太多了。经过一段时间的处理,当前小苗的存量已维持在较低水平,因而价格有所上升。不过榉树小苗的价格仍在低位,主要是南方过来的苗源充足。当前一年生苗每株在4元左右,2年生苗8元至10元,与去年同期比较,便宜了一半。
此外,小叶女贞、小龙柏等工程绿篱苗,当前也出现了触底反弹的趋势。去年同期小叶女贞小苗每株0.8元至1元,当前则能卖到每株1.5元;小龙柏的价格今春也涨到每株0.7元至0.8元,去年同期1元能买两三株,价格同比翻了一倍。

河北定州 苗市低谷期不乏亮点

阎永成(太原市洁庆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从业三十多年,公司既承接园林绿化工程也有苗圃。

王素星青岛苗木界资深人士,从事花木行业近40年,在苗木培养技术、林下养殖技术方面有很深造诣。

尽管苗木行业整体处于低谷期,但定州近期的形势比人们预想得要好。
目前,胸径10厘米以上的国槐、白蜡、栾树、五角枫等乡土树种价格相对较稳,如胸径10厘米至12厘米的国槐、白蜡圃苗价均保持在600元至800元之间,同规格的栾树售价在800元至1000元之间,同规格的五角枫售价在1500元至1600元之间,同规格的垂柳和旱柳售价在150元至250元之间。
灌木方面,降价幅度较大的有金叶榆及小规格的西府海棠,降价幅度达到了50%、地径3厘米至5厘米的西府海棠只有20元至40元之间。榆叶梅、金银木、木槿整体价格较稳,高1.6米至1.8米、冠幅1.2米的金银木售价60元至80元。绿篱用苗黄杨、卫矛、女贞及小檗行情都还不错,其中70厘米高、30厘米冠的一年生黄杨售价为2.5元。
近年当地开始培育丛生紫叶李、丛生紫叶矮樱,主要用来替代绿篱中扎手的紫叶小檗,4至5个分支、高70的丛生紫叶矮樱售价4元至5元,无论是生产还是上工程均受欢迎。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1月份,中国花卉报社举办的新年第一会在定州召开,把定州的知名度又提高了一个级别,引来了不少新客商。这种知名度的提升对春销是件好事。
吴军贤十多年的园林绿化从业经验,除经营600多亩苗圃外,还在京津冀地区承包了大量绿化工程项目。

河南鄢陵 蜡梅、梅花是亮点

河南鄢陵的苗木市场到现在还不太活跃。和去年同期相比,特大规格苗木价格稳定,大规格苗木价格略有回落,中、小规格苗木降幅较大,降幅超过50%。
乔木中,胸径15厘米玉兰类苗木价格变化不大,每株为1500元至1800元;地径8厘米的桂花去年同期是每株1500元,现在是1200元;胸径10厘米的丝棉木去年同期是每株700元至800元,现在是500元至600元;胸径4厘米的丝棉木去年同期每株为60元,现在只有15元至20元。
速生类苗木如速生白蜡、樱花、海棠价格则为去年同期的一半甚至三分之一,大多数花灌木价格下降更为严重。
受中国第十五届梅花蜡梅展的影响,人们对蜡梅、梅花的关注程度增强,虽然销售量不大,但价格却保持了稳定。月季价格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一年生苗每株为0.6元至0.8元。木槿、红叶石楠、金钟连翘等都同比降了一半左右。从目前的情况看,今年春季特大规格苗木价格同往年相比不会有太大变化,但用量会减少。大规格乔木整体价格将再回落10%至15%;中小规格乔木价格将再降30%至40%;大部分灌木价格将回落得更加严重。
韩新华(河南省景观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1987年毕业于河南农业大学林学专业,先后主持过10多项园林工程的设计工作及20多项园林工程的施工工作。

山东青岛 挑战与机遇并存

今秋刚开启不久的苗市让大家感到一丝凉意,苗木用量与价格同比、环比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尤其以胸径10厘米以上的大乔木下滑较为明显,用量与价格较去年同期有30%左右的跌幅。比较典型的树种有红枫、鸡爪槭、樱花等。这主要是由于二、三线城市绿化方面的投资规模正在收缩,采购偏爱选择价格比较低的苗木品种。
目前,不少种植户都存在抛售现象,因为之前跟风所导致的苗木同质化问题已经集中爆发,没有特色的产品也就缺少了市场话语权,所以在竞争中容易出现不断降低价格底线的情况。现在青岛的苗木投资热已然过去,大多投资者都在控制规模,也有的在通过发展其他项目反哺苗木生产的。
面对困境,许多当地的从业者正在积极寻求下一步的发展引擎。
园林行业与国家经济发展息息相关,必然受到国家经济结构调整的影响。国家目前一些大的发展战略,如生态文明建设、一带一路战略、京津冀发展一体化等,还有近期北京申办冬奥会成功、北京市政府东迁等消息,都给青岛当地苗木从业者以动力。
现在,抗逆性强、抗污染、耐旱、有其他经济价值等特点的苗木受到了大家的关注,也成了有眼光、有实力的从业者将要布局的方向。

宁夏银川 苗农恐慌情绪严重

2月底的银川土壤还没有解冻,园林工程公司在此时都忙着招投标和储备货源,因此苗木市场中询价比较频繁。从目前询价的结果看,今年春季的价格不会有太大惊喜,去年阴跌的产品今年很有可能继续阴跌。作为纯生产者的广大苗农,他们的恐慌情绪更加严重了。
从市场整体面上看,今年春季行情最可能呈现是量价齐跌。胸径3厘米至5厘米的金叶榆、垂柳、新疆杨、河北杨等常规绿化树种,价格将继续下滑。这主要是因为它们消费势能已经趋近于零。这种半成品的苗木一般作为生产资料出售给新建苗圃,但是去年新建苗圃简直是凤毛麟角,没人接盘,价格自然会一落千丈。
目前普通花灌木的价格维持去年秋季的水平,春季销售启动后的走势尚不明朗。高度3米以上的油松、樟子松和云杉等常绿乔木价格相对坚挺,但部分苗圃偶尔也会放低身段降价销售。事实上,在内蒙古西部、青海、甘肃等地,同类产品的存圃量并不少,预计在三四月份,这些产品的价格可能还会有一些变化。
从近一个月的招投标情况来看,今年宁夏的绿化工程数量并不少,比如银川市的滨河新区、固原市的城市绿化升级、内蒙古巴盟的城市改造等等。这些项目的体量都很大,但是几乎所有项目都采用PPP模式运作,这种模式让资金雄厚的上市公司更有竞争力,而资金实力不强的中小型园林工程公司很难分得一杯羹。
对于广大的中小型园林工程公司,他们只能承接一些小工程。所谓的小工程,就是把原来总包的大工程拆解成若干个标段,一个标段的工程款在200万元至300万元不等,然后让符合条件的企业通过摇号的方式竞标。这样做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人为操作的可能,符合现在廉政建设的指导方向,但对于企业来说增加了不可预测性,能否拿下一个项目,运气占的比例很高。这种竞标方式从去年年底开始流行,现在已经成为了宁夏绿化工程市场的常态。
段林2013年度全国十大苗木经纪人,1978年生人,毕业于宁夏防沙治沙大学,对当地苗木有深入的了解。

甘肃兰州 本地工程竞争激烈

一二月份是招投标的关键时期,甘肃兰州的园林工程公司最近都在忙着跑项目。从目前的情况看,今年兰州地区的市政工程量同比变化不大,相比其他地区而言,能有这样的结果已经很不错了。
市政绿化工程总量虽然没有减少,但是狼多肉少的情况却无法避免,一个百万级的项目,以前竞标者只有三十家左右,现在可能涌现出五六十家企业。排除不可避免围标操作,竞标企业的净数量也是在增长的。
令人欣慰的是,以前由政府主导的市政绿化工程常常拖欠工程款,而今年招标的几个项目资金全部到位,对于承包商而言,债务风险大大降低,因此参与的企业数量会暴增。
对于行业而言,这其实是个好兆头,毕竟竞争可以提高产业链的整体水平。
和市政绿化相对的是房地产工程。这个板块今年依旧延续了去年的低迷态势,小开发商如今已经偃旗息鼓,只有大开发商还留在牌桌上。像碧桂园这种地产大鳄,他们发布的地产绿化工程数量还是很可观的,但是付款能否及时,付款方式是否合理就不好说了。
西北地区的生态绿化项目一直是热点,但这块烫手的山芋不是中小园林公司能够捧得住的,这类项目一般都被上市公司在源头就消化了,基本不会落到中小园林公司手中。
众多的园林绿化项目对中大规格商品苗而言是个利好消息。现在很多园林公司都在各地寻找合适的苗源,其中胸径10厘米至15厘米左右的乡土树种最受欢迎,比如新疆杨、榆树、云杉等。这类苗木的价格同比几乎没有下降,但也不排除一些急于变现的苗圃低价甩货。
中小规格乔木却是另一番光景,产能过剩的压力迫使它们的价格暴跌,至于是否跌到谷底还有待观察。比如胸径4厘米至5厘米的红叶李,有些地方的上车价才23元,早在一年前至少要80元才能拿下。当然,这对于资金宽裕的园林公司而言是个低价抄底的好机会。
祁海伦1996年毕业于兰州园艺学校,从事园林绿化行业20年。

吉林长春 交易静止 前景看跌

东北市场现在还没有启动,苗木交易基本处在停滞状态。不过,从冬季周边苗圃的订单情况看,今年的市场前景并不看好,预计低潮还会延续一段时间。
本地苗木从业者认为,一方面苗市供大于求的局面短期内不会改变,另一方面东北地区高水平的苗圃还是太少,缺乏区域竞争力。如今一、二线城市都在使用高质量的造型苗,但东北地区的供应量实在太少。地径15厘米的简单造型油松容器苗,去年底的价格是4000元,而同规格的普通苗子装车价也就2000元,品质差一点,利润差很多。
乔木中,胸径3厘米以下的大部分品种存圃量过大,量价还会下滑;中间规格的下降幅度稍慢些,但前景也并不看好;胸径8厘米以上的苗木降价也是迟早的事。胸径3厘米至4厘米的糖槭去年同期卖60元至70元,近期降到了不到40元;丝棉木胸径2厘米至3厘米的苗子则从50元左右降到了30元左右;梓树胸径4厘米的苗子从60元左右降到了40元。
胸径10厘米的柳树卖260元至300元。胸径20厘米的蒙古栎、五角枫、三角枫、黄菠萝、胡桃楸等价格在1500元至2000元之间,也比去年同期涨了20%左右。
丛生乔木品种好苗比较稀缺,行情相对好些,同比价格平均上涨了20%左右。5至7个分支、每个分支胸径5厘米至7厘米的丛生白桦、丛生三角枫、丛生五角枫、丛生黄槐等价格都在1500元至1800元。虽然价格还算稳定,但销量非常少。
绿篱苗近期价格相比去年底变化不大。红瑞木高度1米至1.3米的苗子卖1元出头。珍珠绣线菊和水蜡货源相对紧缺,价格在2元左右。黄刺玫高度1.3米的苗子卖10元至15元。榆叶梅扦插苗高度1米的苗子去年春季卖3元左右,近期卖5元以上。红王子锦带、连翘、多季玫瑰等高度1米的苗子行情稳定在3元至4元。目前,绿篱苗普遍存圃量不多,而几个陆续启动的大型项目用量都会较大,所以开春后价格会有所上涨。
潘立军(长春市新立城绿鑫苗木花卉专业合作社)2011年度全国十大苗木经纪人,入行十多年,发展迅速。

天津蓟县 市场低迷难有暖春

苗木市场已经低迷了两年多时间,而刚过去的这个年关是收款最难的。销售虽然要到正月底才会正式启动,但从春节期间的订单情况看,市场很可能还会继续低迷。有些中小苗农已经产生了恐慌心理,开始抛售部分品种,但以现在行情看,有些苗子即便抛售也乏人问津。
在本地的各大苗圃中,大树积压非常严重,但因为前几年市场好时赚了不少钱,所以现在也还撑得住。大规格乔木已经有了降价趋势,胸径15厘米、两年冠的国槐去年卖1500元至1700元,近期卖1000元至1200元;胸径6厘米、两年冠的速生白蜡前年卖180元左右,去年卖150元左右,现在也就只有60元至70元。在白蜡主产地惠民,很多苗圃已经将小规格速生白蜡砍掉当柴火或拖把杆卖,行情惨淡可见一斑。白皮松价格下降最为明显,前两年3米高的苗子每米还卖600元,现在每米降到300元左右。2年冠、胸径10厘米的法桐从同期的350元降到了300元左右。从近期的行情和存圃量看,估计开春后价格还会有所下降。
亚乔木行情更为惨淡,本地碧桃、山桃、榆叶梅、太阳李等品种存圃量很大,两三年内行情都难有好转。地径4厘米至5厘米的榆叶梅去年同期至少卖50元,近期降到了20元左右。地径5厘米至6厘米的碧桃前两年能卖到100元至120元,去年10月份还卖40元左右,近期只卖25元左右。地径7厘米至8厘米的山桃去年春季卖70元至100元,现在卖25元至35元。太阳李地径4厘米的苗子去年同期卖50元至60元,现在卖15元左右。西府海棠降价幅度也很大,地径6厘米的苗子去年同期至少卖180元,现在只有80元至90元。
绿篱苗行情还算比较好,种植周期短,市场调节速度快,预计到春天的旺季还会有所上涨。胶东卫矛货高度60厘米至70厘米的苗子近期报价将近1元。高度50厘米至70厘米的红叶小檗则卖到0.7元至0.8元。高度60厘米至70厘米的金叶女贞的价格在0.7元至0.8元之间。

陕西周至 苗市继续沉睡

前两三年,每当春节过后,就会有苗木经纪人陆陆续续地来到陕西周至问询价格,但今年却是另一番光景。事实上,这种情况在去年同期就已经初现端倪,只是今年显得更加冷清罢了。
去年,陕西周至的苗木行情非常低迷,上半年一蹶不振,下半年则延续了上半年的颓势,虽然没有准确数据,但是从感觉上说,传统大宗树种的销量同比减半是一定的。往年的一二月份都是淡季,苗木没有销量纯属正常,但今年的淡季又偏偏透着一丝萧条。
由于没有销售,因此苗木的价格也定格在了去年秋季的水平。去年下半年,全国苗木行情都在走低,一些地区将积压的库存拿到周至来清仓甩卖,这造成了当地剧烈的价格波动。
受影响最大的要数本地生产的大叶女贞、紫薇、红叶李和樱花。在本地苗商品中,胸径10厘米的大叶女贞报价在350元至400元之间,胸径3厘米、5厘米和8厘米的紫薇分别报价30元、120元和1200元,胸径8厘米的红叶李报价为150元至160元,胸径10厘米的樱花报价为400元。
从四川、浙江等地输送过来的货源比本地苗便宜很多,除非有极为特殊的需要,购买方一般不会以这个价格购买。
此外,本地特产的苗木也不乐观。树形优美、高度3米的白皮松,在周至的最高售价才500元,而在离此不远的蓝田县,农民可以把价格压低到200元,但即便是如此低的价格,销量仍然不理想。价格一直很坚挺的七叶树最近也降价了,胸径8厘米的成品大苗,价格同比下降了10%左右。
现在,当地苗木从业者讨论最多的就是今年的行情,一个比较普遍的观点是,今年的行情依然延续今年的低迷态势,但某些品种的某些规格会出现反弹。当然,这种反弹属于阶段性的,从整体上看,苗木去产能势在必行,不适应市场需求的产品和不善于控制生产成本的苗圃将在这一轮去产能大潮中被淘汰。吕晓虎毕业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主抓苗木销售与采购。

青海西宁 部分苗圃退出市场

从今年1月1日至今,青海西宁的苗木市场十分冷清。这次的冷清和三年前的淡季完全不一样,骨子里透着前市销量骤降、后市势能羸弱所带来的萧条。面对眼下的局面,不少苗农选择了退场,苗圃整体转让的广告在朋友圈里流传开来,这种情况和南方苗木产区如出一辙。
青海西宁周边存圃量最多的应该是云杉和青杨,这两个树种是当地的特色。从2015年春季开始,这两个品种的小规格苗木的产能便一直处于相对过剩的状态,时至今日仍未好转,因此它们的价格还是维持在较低水平。过低的售价让一些苗农觉得无利可图,很多人纷纷放弃了这两个品种。有人觉得大规格的云杉和青杨行情还是不错的,因为它们的价格比较坚挺,高度5米的云杉售价在1000元。价格和利润虽然不错,但整体销量却不如去年同期,苗圃业主手里的资金即便再雄厚,也面临着尽快变现的压力。
在众多大规格苗子里,脑山地区生长的苗木相对俏销。脑山地区的海拔在2300米以上,那里苗子的生长速度比低海拔地区的苗子至少慢一倍。不过慢有慢的好处,脑山地区的苗子在树形美观度、成活率、抗病性、适应性上都更胜一筹。因此,那里苗木的平均价格比低海拔地区至少贵一成,即便如此,它的出货速度还是会快一些,但是快也只是相对的。
羸弱的销售势能给西宁的苗木经营者带来了巨大的资金压力,苗木经纪人还好一些,最痛苦是自营苗圃。1月份往往是缴纳地租的最后期限,还是给工人发放工资的时期,有些苗圃实在拿不出钱,只能选择把地上物以极低的价格处理。
再过一个多月,青海苗市就要进入一年中最重要的销售季了。然而,大家对未来市场的看法普遍不太乐观,唯一的希望就是整个西北范围内的生态造林项目能够多消耗一些苗木。张荣国2012年进入苗木行业,此前从事中药材生产,对西宁当地苗木行业十分了解。

山东惠民 量价齐跌是主旋律

山东惠民主打的树种主要是白蜡和国槐,但是这两个树种近几个月的行情是量价齐跌,而唯一持平的是胸径10厘米的国槐。
目前,小规格苗木的价格已跌破成本价。例如胸径4厘米的白蜡,2015年春季报价为25元左右,到秋季时降至5元。3厘米的白蜡也由15元降至3元,2厘米的白蜡更是跌至每株0.7元。销量也降得厉害,除贱卖外,更多的苗农不得不选择砍树干、打木屑,以林业副产品的形式出售。
大规格白蜡的价格降幅较大。去年同期,胸径15厘米的苗子每株售价为2200元,胸径20厘米的苗子每株售价5500元。而到了去年秋季,胸径15厘米的每株售价仅为1300元,胸径20厘米的跌至4000元。现在的价格可能还会更低。
大规格国槐行情稍微乐观一些,价格虽也有降幅,但用量相对来说较大。胸径15厘米的国槐由原来的1700元左右跌至1100元,而10厘米的国槐一级苗基本没降价,仍维持在550元至600元。去年冬季,胸径10厘米至18厘米的国槐用量较大,其中来自北京、天津的订单较多。
预计今年春季惠民的苗木价格仍将延续去年的趋势。从北京、天津、河北等地工程单位发来的采购单来看,今年春季采购方对于胸径3厘米至4厘米和10厘米至12厘米的白蜡、国槐的用量明显增多。
但是问题就来了,惠民整体苗木产量庞大,但大路货居多,高标准的精品苗少,有工程单位求购4000棵胸径12厘米的白蜡作行道树,要求冠幅及干性均一致,但当地很难找出这么大量的符合要求的苗木,只能眼睁睁看着订单溜走。
无论在行情的波峰还是波谷,提高标准化程度都是关键。目前惠民的苗木组织正在与政府建议协商,建立高标准示范化苗圃来带动当地的生产力水平。同时,面对标准化程度低及无标准可依的苗木行业现状,制定行业标准已是迫在眉睫,其表现在苗木操作的各个环节中,包括不同树种的育苗、起苗、运输、装卸等操作规范及苗木质量标准。赵书祥(山东惠民县苗木协会)
2007年度全国十大苗木经纪人。自1992年做苗木中介,2002年春天牵头成立了山东省惠民县苗木协会,担任会长至今。

山西太谷 萧条下行成主流

去年是本人从业多年来,工程回款最难的一年,估计很多地方都有类似情况。今年山西的绿化市场也要到4月初才会启动,但很多从业者还是抱着希望四处了解工程和苗木市场的销售情况。
本地的绿化工程量呈直线下降的趋势,少有的几个大型项目都是行业龙头企业在做,中小型工程公司的机会越来越少。到目前为止,来寻苗问价的人也少之又少,今年本地绿化行业很可能将是更为惨淡的一年。
目前苗木交易量极少,大部分苗木的报价还维持着去年底的报价。国槐和白蜡各规格的苗子价格相差不多,胸径10厘米的苗子前年还卖550元,现在报价450元左右;胸径3厘米的苗子则从30元左右降到了10元出头。
北栾的价格相对稳定,不过本地种植量和用量还较少,胸径8厘米的苗子卖300元;胸径3厘米的苗子卖15元至16元。丝棉木胸径3厘米的苗子前两年卖得好时价格在50元,如今降到了6元至8元,高品质苗也就卖10元。
针叶树品种的行情同样不好。油松高度3米的苗子已经从去年同期的340元至350元降到了250元至260元;高度1米的苗子现在甚至只有0.5元至0.6元,而前两年的价格应该在7元至8元。
亚乔木的价格也在持续下降中,绚丽、王族、红宝石等北美海棠系列品种和西府海棠地径3厘米的苗子去年同期卖40元至50元,现在只有20元至30元,而且销量并不好。
开春市场正式启动后,预计各类乔木的价格还会有所下降。
高度1.2米的丁香和连翘报价在1.5元至2元,而2014年秋季的价格在5元左右。其他绿篱苗主要品种的价格还算稳定,高度50厘米至60厘米的胶东卫矛近期卖1.7元至1.8元;同规格金叶水蜡卖1.7元至1.8元;同规格红叶小檗价格稍微高些,卖到2元左右。因为周转速度快,绿篱苗估计春季价格会有所上涨。阎永成(太原市洁庆园林绿化工程公司)
从业三十多年,公司既承接园林绿化工程也有苗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