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nbsp&nbsp&nbsp5月30日上午,记者刚到江口村,就被不远处传来的隆隆机声所吸引。循着机声走去,只见一台小型挖掘机在一溜土坑上平整着坑壁。这一溜土坑有13个,大小不一,大的约50多平方米,小的只有20来平方米。村民说:“是帮我们挖鱼塘。”&nbsp&nbsp&nbsp&nbsp&nbsp在一旁的村支书陆标林说:“你们看见的只是很少的一部分。”&nbsp&nbsp&nbsp&nbsp&nbsp村支书的话顿时让记者产生了好奇,难道江口村有很多鱼塘?那么村民们养鱼的积极性为什么特别高?&nbsp&nbsp&nbsp&nbsp&nbsp“全村280多户,家家报名挖鱼塘”&nbsp&nbsp&nbsp&nbsp&nbsp江口村是防城港市防城区峒中镇的一个村庄,位于中越边境。这里四面环山,林木繁茂。陆标林说,有4条河从村里流过,这是养鱼的有利条件。全村有280多户,共1000多人,但以前村里养鱼的只有四五户。&nbsp&nbsp&nbsp&nbsp&nbsp“现在不同了,”陆标林说,“政府出钱请机械帮村民挖鱼塘,还免费提供鱼苗和草料种,所以全村280多户,家家报名挖鱼塘。”&nbsp&nbsp&nbsp&nbsp&nbsp说着,陆标林领着记者去看村民的鱼塘。记者看到,山坡上、树林下散落着大大小小的鱼塘。在一片水流旁的乱石岗里,几个村民挥汗如雨,用人力加钢钎、锄头之类的简单工具,在巨石间掏出了一个10几平方米的不规则坑。陆标林解释说,因为这种地方机械进不来,所以村民也不要政府补贴,自己想办法开塘养鱼,像这种情况的还有好几家,有些比这个塘大多了。在陆标林的指引下,记者果然在不远处的林子里看见了一个快要完工的“气派”鱼塘,据目测,这个鱼塘有四五十平方米,塘壁是用就地取材的卵石经过打凿之后砌成的。虽然没见到鱼塘的主人,但是看得出来,主人对这个鱼塘是颇费心力的。&nbsp&nbsp&nbsp&nbsp&nbsp“因为养鱼是件不太费力的事情”&nbsp&nbsp&nbsp&nbsp&nbsp看过了新开的鱼塘,记者来到“老养鱼户”小黄家。在小黄家的小楼周边,有3个鱼塘,清水顺着水管或沟渠源源不断地流入塘里,然后从鱼塘的开口处流出。3个鱼塘里养的都是草鱼,小的约一公斤,大的有六七公斤重。小黄说,家门前左侧那个二三十平方米的鱼塘是自家的,其余两个是他叔叔的。由于经常外出打工,因此养鱼的事多由父母负责。&nbsp&nbsp&nbsp&nbsp&nbsp问到小黄家为什么很早就开始养鱼,小黄说:“因为养鱼是件不太费力的事情。”&nbsp&nbsp&nbsp&nbsp&nbsp接着,小黄给记者讲起了“鱼经”。他说,这里养鱼的水都是从河里引来的干净水,喂鱼的草料地里、山上多的是,不需要花钱买饲料,并且,他家通常是不定时地给鱼投料,也不费时间。大家正说着话,小黄的母亲裴阿姨从地里干活回来了,只见她抱着一捆刚从地里清理出的杂草和玉米叶,径直走到塘边,抛进塘里。立刻,鱼儿从各个角落向草料聚拢,一时间,水面上波纹泛起,水花四溅。&nbsp&nbsp&nbsp&nbsp&nbsp“那么,你们怎么卖鱼呢?”记者问。&nbsp&nbsp&nbsp&nbsp&nbsp“卖鱼也很简单,”小黄说,“其实不用我们去卖,是老板找上门来收。”&nbsp&nbsp&nbsp&nbsp&nbsp小黄接着说:“我们这里的水质好,饲料也是无污染的,所以鱼的肉质好,老板就找上门来了。现在的收购价是每公斤40元。”小黄说的话在另一家“老养鱼户”美叔那里得到了证实。&nbsp&nbsp&nbsp&nbsp&nbsp美叔家住公路边,凭借便利的交通条件,平日里经营着一家小香料加工厂。他家也是很早就在屋边开了个鱼塘,引来洁净的河水,养一些草鱼改善自家的伙食。可见,养鱼并不影响美叔的主业。记者注意到,美叔家的鱼塘边放着一根粗壮的芭蕉树干,美叔说,那是用来喂鱼的,这里的芭蕉树很多,淘汰的芭蕉树就用来喂鱼。记者发现,美叔家的鱼长得特别大,最大的一条可能有10公斤。&nbsp&nbsp&nbsp&nbsp&nbsp美叔说:“以前有一条更大的,是一个东兴的老板过来,也不称,直接给我500元钱买走了。”&nbsp&nbsp&nbsp&nbsp&nbsp听到这,记者粗略地给村民算了一笔账:草鱼经历一两年的生长期后,以每公斤鱼40元的收购价来算,村民每年若卖出100公斤鱼,仅此一项就能增加收入4000元,全村280多户,仅卖鱼的收入就达到112万多元。&nbsp&nbsp&nbsp&nbsp&nbsp“政府为农民选对了增收项目”&nbsp&nbsp&nbsp&nbsp&nbsp在美叔家,记者见到了具体负责村民“养鱼事业”的峒中镇党委副书记黄春和峒中镇副镇长许雪辉。说起扶持村民养鱼的事,许雪辉如数家珍,他说,政府扶持这一带的村民养鱼,主要是看中这里有丰富的水资源,并且水质好、无污染,市领导来调研时也认为这里的养鱼条件极佳。所以峒中镇把扶持村民养鱼纳入本镇的“一村一品”计划,这个项目得到了市里的大力支持,项目概算是43万元。政府主要是出钱请机械免费为村民挖鱼塘,对机械进不去的地方,由村民自行开挖,政府同样给这些村民发放鱼苗和草料种。“是橡草种,”一旁的黄春解释说,“这种草长得快,割了一茬又长一茬,草鱼爱吃。”&nbsp&nbsp&nbsp&nbsp&nbsp许雪辉接着说:“我们选择草鱼作为喂养鱼种,是因为草鱼的喂养成本低、需要投工投劳少。因此报名挖鱼塘的村民不少,现在有300多户,包括板八村、江口村、那蒙村,其中江口村报得最多,有些村民还请挖掘机司机到家里吃饭,希望挖快点。”&nbsp&nbsp&nbsp&nbsp&nbsp看来村民们都已认识到,在当地,养草鱼是一个只需启动就能获益的好项目。这大概是一些村民即便没有机械帮助,也要挖塘养鱼的原因。&nbsp&nbsp&nbsp&nbsp&nbsp“开挖这么多鱼塘,有没有触及‘18亿亩耕地红线’?”记者问。&nbsp&nbsp&nbsp&nbsp&nbsp许雪辉十分认真地说:“在规划的时候,我们非常仔细地核查过有关文件,我们核准的鱼塘都在乱石岗、沼泽地、河滩里,不在‘18亿亩耕地红线’的范围内。”&nbsp&nbsp&nbsp&nbsp&nbsp许雪辉说,养草鱼的前景很广阔,以后还考虑成立“清水鱼专业合作社”。&nbsp&nbsp&nbsp&nbsp&nbsp走出美叔家的大门,只见村支书陆标林和几个村民谈笑风生,他们说:“政府为农民选对了增收项目,当然会受到农民的热烈欢迎。”&nbsp&nbsp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5月30日上午,记者刚到广西防城港市防城区峒中镇江口村,就被不远处传来的隆隆机声所吸引。循着机声走去,只见一台小型挖掘机在一溜土坑上平整着坑壁。这一溜土坑有13个,大小不一,大的约50多平方米,小的只有20来平方米。村民说:“是帮我们挖鱼塘。”在一旁的村支书陆标林说:“你们看见的只是很少的一部分。”村支书的话顿时让记者产生了好奇,难道江口村有很多鱼塘?那么村民们养鱼的积极性为什么特别高?“全村280多户,家家报名挖鱼塘”江口村是防城港市防城区峒中镇的一个村庄,位于中越边境。这里四面环山,林木繁茂。陆标林说,有4条河从村里流过,这是养鱼的有利条件。全村有280多户,共1000多人,但以前村里养鱼的只有四五户。“现在不同了,”陆标林说,“政府出钱请机械帮村民挖鱼塘,还免费提供鱼苗和草料种,所以全村280多户,家家报名挖鱼塘。”说着,陆标林领着记者去看村民的鱼塘。记者看到,山坡上、树林下散落着大大小小的鱼塘。在一片水流旁的乱石岗里,几个村民挥汗如雨,用人力加钢钎、锄头之类的简单工具,在巨石间掏出了一个10几平方米的不规则坑。陆标林解释说,因为这种地方机械进不来,所以村民也不要政府补贴,自己想办法开塘养鱼,像这种情况的还有好几家,有些比这个塘大多了。在陆标林的指引下,记者果然在不远处的林子里看见了一个快要完工的“气派”鱼塘,据目测,这个鱼塘有四五十平方米,塘壁是用就地取材的卵石经过打凿之后砌成的。虽然没见到鱼塘的主人,但是看得出来,主人对这个鱼塘是颇费心力的。“因为养鱼是件不太费力的事情”看过了新开的鱼塘,记者来到“老养鱼户”小黄家。在小黄家的小楼周边,有3个鱼塘,清水顺着水管或沟渠源源不断地流入塘里,然后从鱼塘的开口处流出。3个鱼塘里养的都是草鱼,小的约一公斤,大的有六七公斤重。小黄说,家门前左侧那个二三十平方米的鱼塘是自家的,其余两个是他叔叔的。由于经常外出打工,因此养鱼的事多由父母负责。问到小黄家为什么很早就开始养鱼,小黄说:“因为养鱼是件不太费力的事情。”接着,小黄给记者讲起了“鱼经”。他说,这里养鱼的水都是从河里引来的干净水,喂鱼的草料地里、山上多的是,不需要花钱买饲料,并且,他家通常是不定时地给鱼投料,也不费时间。大家正说着话,小黄的母亲裴阿姨从地里干活回来了,只见她抱着一捆刚从地里清理出的杂草和玉米叶,径直走到塘边,抛进塘里。立刻,鱼儿从各个角落向草料聚拢,一时间,水面上波纹泛起,水花四溅。“那么,你们怎么卖鱼呢?”记者问。“卖鱼也很简单,”小黄说,“其实不用我们去卖,是老板找上门来收。”小黄接着说:“我们这里的水质好,饲料也是无污染的,所以鱼的肉质好,老板就找上门来了。现在的收购价是每公斤40元。”小黄说的话在另一家“老养鱼户”美叔那里得到了证实。美叔家住公路边,凭借便利的交通条件,平日里经营着一家小香料加工厂。他家也是很早就在屋边开了个鱼塘,引来洁净的河水,养一些草鱼改善自家的伙食。可见,养鱼并不影响美叔的主业。记者注意到,美叔家的鱼塘边放着一根粗壮的芭蕉树干,美叔说,那是用来喂鱼的,这里的芭蕉树很多,淘汰的芭蕉树就用来喂鱼。记者发现,美叔家的鱼长得特别大,最大的一条可能有10公斤。美叔说:“以前有一条更大的,是一个东兴的老板过来,也不称,直接给我500元钱买走了。”听到这,记者粗略地给村民算了一笔账:草鱼经历一两年的生长期后,以每公斤鱼40元的收购价来算,村民每年若卖出100公斤鱼,仅此一项就能增加收入4000元,全村280多户,仅卖鱼的收入就达到112万多元。“政府为农民选对了增收项目”在美叔家,记者见到了具体负责村民“养鱼事业”的峒中镇党委副书记黄春和峒中镇副镇长许雪辉。说起扶持村民养鱼的事,许雪辉如数家珍,他说,政府扶持这一带的村民养鱼,主要是看中这里有丰富的水资源,并且水质好、无污染,市领导来调研时也认为这里的养鱼条件极佳。所以峒中镇把扶持村民养鱼纳入本镇的“一村一品”计划,这个项目得到了市里的大力支持,项目概算是43万元。政府主要是出钱请机械免费为村民挖鱼塘,对机械进不去的地方,由村民自行开挖,政府同样给这些村民发放鱼苗和草料种。“是橡草种,”一旁的黄春解释说,“这种草长得快,割了一茬又长一茬,草鱼爱吃。”许雪辉接着说:“我们选择草鱼作为喂养鱼种,是因为草鱼的喂养成本低、需要投工投劳少。因此报名挖鱼塘的村民不少,现在有300多户,包括板八村、江口村、那蒙村,其中江口村报得最多,有些村民还请挖掘机司机到家里吃饭,希望挖快点。”看来村民们都已认识到,在当地,养草鱼是一个只需启动就能获益的好项目。这大概是一些村民即便没有机械帮助,也要挖塘养鱼的原因。“开挖这么多鱼塘,有没有触及‘18亿亩耕地红线’?”记者问。许雪辉十分认真地说:“在规划的时候,我们非常仔细地核查过有关文件,我们核准的鱼塘都在乱石岗、沼泽地、河滩里,不在‘18亿亩耕地红线’的范围内。”许雪辉说,养草鱼的前景很广阔,以后还考虑成立“清水鱼专业合作社”。走出美叔家的大门,只见村支书陆标林和几个村民谈笑风生,他们说:“政府为农民选对了增收项目,当然会受到农民的热烈欢迎。”

黄仕汝坐在她家鱼塘坝堤上,一边与记者聊天,一边伸手扯摘塘边上的竹叶喂鱼,那种悠然自得的样儿,活脱脱就是一幅现实版“仕女图”。&nbsp&nbsp&nbsp&nbsp中国自古有“水清则无鱼”之说。然而,9月12日我们在防城港市防城区峒中镇江口村,不但看到清水池里养有鱼儿,而且还是近10公斤重的大草鱼。&nbsp&nbsp&nbsp&nbsp江口村内有两条北仑河源头江交汇,水流清澈,长年不息。上个世纪80年代,凡有条件的当地村民,家家户户因地制宜,挖塘建池引江水养鱼。黄仕汝家更是得天独厚,紧靠江边,自然不会无动于衷。&nbsp&nbsp&nbsp&nbsp养鱼为求财。过去,村民为了鱼儿快长快大,快出效益,不惜花钱买饲料喂,也痛痛快快地赚了一笔。但后来渐渐觉得不对劲儿,鱼越来越难卖了。精明的村民一考究,发现问题出在人们的口感日趋“刁钻”。&nbsp&nbsp&nbsp&nbsp近几年,村民们渐渐学乖啦,一个个改弦易辙,以草鱼为主打品种,拒绝使用饲料,专门用红薯叶、木薯叶、芭蕉树、野草、象草等喂食,实行纯绿色养殖。这种喂养法虽然鱼儿长得慢,有时一两年才成鱼出售,但价格长了好几倍,每公斤可卖到50元。&nbsp&nbsp&nbsp&nbsp黄仕汝家的鱼池只有40平方米,1米多深的水体清澈见底,在秋日阳光的照映下,鱼儿一会儿抢食,一会儿漫游,一会儿定格,一清二楚,令人赏心悦目。黄仕汝说,鱼儿除了吃喂的青料,它们还吃掉下来的枯树叶、竹叶,因而不影响水质。&nbsp&nbsp&nbsp&nbsp紧挨黄仕汝家鱼池的是村民骆冬良的鱼池,略小点,池里还放养了8只鸭子。骆冬良好像怕我们不屑一顾,有点不服输地告诉我们,别看他的池子小,一年下来能为他挣回近万元呢。&nbsp&nbsp&nbsp&nbsp村支书陆标林透露,村民美耀茂家养有一条“草鱼王”,起码超过15公斤。我们闻悉,执意要一睹其风采。后来因为美耀茂已上山采摘八角,无缘遂愿,让个个喟叹不已。&nbsp&nbsp&nbsp&nbsp峒中镇副镇长许雪辉介绍,江口清水鱼价虽高却不愁销,几乎都是老板进村采购,以东兴的居多,也有越南的,经常出现老板扑空的情况;不事先约好还不一定买得到鱼呢。清水鱼做鱼生,清甜、爽口,人吃人爱。&nbsp&nbsp&nbsp&nbsp据悉,防城区为推进江口村“一村一品”的清水鱼特色产业化养殖,今年以来出资给村民挖塘94个,合计2730平方米,使全村流水养殖小鱼池增至205个,面积逾8000平方米,人均6.6平方米,基本上户户有一个小水体流水鱼池。今后计划以“专业合作社+农户”的模式,增养山鲣鱼等,推动全村小水体流水养殖业快步发展,实现农民人均增收380元以上。&nbsp

博白县浪平乡六江村庞冲屯80后大学生庞淇蔚毕业后,依托家乡的地理资源,引山泉,种牧草,建立了大型无公害绿色环保草鱼养殖基地,养出的绿色生态草鱼,大受消费者青睐。他首开按年份卖鱼的先河,创下一条草鱼能卖500元/条的天价。
80后大学生&nbsp回村当“鱼官”
庞淇蔚的生态鱼养殖基地依山傍水而建,有大大小小48个鱼塘,这些鱼塘原来是村里的低产水田,他因地制宜把这些低产水田和荒田改造成鱼塘,梯田变成梯塘,梯级而上,每个鱼塘的上空都探出数根接引山泉的水管,喂鱼的牧草满山遍野,当真是一处喂养生态草鱼的好地方。
出生于1989年的庞淇蔚大学毕业。2008年,还在博白县三中读高中的庞淇蔚就是一个“不安分”的学生,萌生养鱼念头,于是他利用暑假时间在家里挖了几张小鱼塘学习养鱼,可惜因为没有经验,养鱼失败,把借来的几万元本钱全亏了,之后又老老实实读书。然而2010年,在广西农业职业技术学院读畜牧兽医专业的他又回到家乡挖鱼塘规模养鱼,但又因为经验不足,养鱼再次失败。
2011年,取得大专文凭的庞淇蔚报考了广西大学畜牧专业,专攻水产养殖,并积极利用假期进行社会实践,积累养鱼经验。读大学期间,他就开始策划筹建自己的养鱼场,他把自己的养鱼方案报给六江村委,得到了村委的大力支持,他一个人租下了村委会的大片低产水田,因地制宜,投资140多万元改造成48个大大小小鱼塘,总面积近50亩,引来当地丰富优质的山泉水蓄水养草鱼,同时,为了保证有充足的草料喂鱼,种下了200多亩优质象草。为了改善草鱼的品质,他还在养鱼实践中不断学习、探索,除喂食鱼草,还采用了当地的红薯叶、甘蔗叶做鱼料,不喂养人工饲料。经过努力,庞淇蔚的鱼塘逐渐发展起来,庞淇蔚成了一名真正的“鱼官”。&nbsp
庞淇蔚给自己的生态草鱼取名为“广龙清泉鱼”。他告诉记者,他的生态草鱼至少养到第3年才出卖,如果喂养了4至6年,个头可达到8斤以上,最大的可达到16斤。“我的生态草鱼不按斤卖,而是和好酒一样按年份卖:3年期的鱼200元一条,4年期的鱼300元一条,5年期的鱼400元一条,6年期的鱼500元一条,现在我的鱼塘大部分草鱼都是4至6年。”庞淇蔚告诉记者,他经营的主要是礼品鱼,由于价格比较高,主要销往南宁等大城市,在南宁等地设有配送点。目标客户主要放在大城市的一些大公司,这些大公司送礼或者给内部员工发礼品,非常喜欢用大草鱼做礼品。“我不直接卖鱼,只卖代金券,客户只要拿着我公司的代金券,就可以随时到配送点取鱼,很方便。”庞淇蔚说。庞淇蔚还告诉记者,他的养鱼经和卖鱼方式还上过央视七套《致富经》栏目推广。
据了解,2012年庞淇蔚卖出第一批鱼,销售收入为40多万元,2013年,他共卖出了1780条草鱼,销售收入达70多万元,平均每条价格为420元。他自信地说,预计用3年时间就可以回本,养生态草鱼前景很好。今年,庞淇蔚的广龙清泉养殖基地获得了中国青年创业国际计划博白服务站(简称YBC)的创业扶助。
致富不忘&nbsp带富乡亲
“乡亲们当初相信我,把田地租给我办起养殖场,现在我成功了,我要回报乡亲们,带领他们养鱼致富。”庞淇蔚说。
作为村委助理,庞淇蔚养鱼成功后并没有忘记乡亲们。为了打造具有浪平乡六江村特色的“六江广龙清泉鱼”品牌,2012年9月庞淇蔚注册商标,成立绿色生态草鱼生产、销售公司,与其他养殖草鱼专业户一起建立合作社,走公司化、合作社化、基地化的新型发展道路。
2013年,庞淇蔚的广龙清泉鱼品牌成功打响,在乡镇干部的帮助下,他引导全乡养鱼的“小家小户们”加入草鱼养殖合作社,“抱团”养鱼闯市场,入社养鱼户由原来的四五户一下子增加到了32户。合作社为入社养鱼户提供统购鱼苗,义务开展鱼病防治、组织养殖和牧草种植技术培训、联合开拓市场等多种服务。同时,庞淇蔚还请来了水产畜牧兽医专家对该乡养鱼户进行技术扶持。在庞淇蔚的影响和带动下,目前,浪平乡已种植牧草300多亩,建成鱼塘近140多亩,年产成品草鱼达4万多公斤,创收320多万元。该合作社带活了整个浪平乡的鱼塘,仅养鱼一项农户就比以前每亩增收五六百元。

图片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