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近日,宿州市泗县多位渔民向记者反映,今年6月份,泗县水利局修防所将奎濉河泗县段近一半河段承包给个人,每年收取承包费15万元。渔民们反映,在被承包河段捕鱼时,被一些社会人士收取“捕捞费”。水利局修防所所长称,由于修护河堤的经费不足,所以“不得已”将部分河段承包出去。关于渔民们反映的被收“捕捞费”问题,该所长称:要么去其他河段捕鱼,要么你也承包。渔民打渔被收“捕捞费”史大爷今年70岁,是泗县的老渔民。据史大爷介绍,自从今年6月份奎濉河部分河段被个人承包后,不但渔民打渔要看人脸色,捕上来的鱼还要交一部分“捕捞费”。据史大爷介绍,原先定期会有鱼贩子专门来收鱼,每斤1.4元左右。而河段被承包后,一些自称是承包方的人来收鱼,每斤只给七八毛钱,“不卖给他们,他们就把我们打的鱼全部扔回河里。”当地一位叫位尚品的渔民曾多次找到县、市反映此问题,“后来承包人找到我,说不收我的打捞费了,但其他人的还是要照收。”昨日记者联系上一名姓陈的承包人。据其介绍,承包该河段后,主要是用来养殖螺蛳等水产品。“我虽然是承包人,但具体的河道利用,我是交给其他人管理的。”陈先生表示,“据我所知,没有发生过向渔民收‘捕捞费’的事情。”“既然他们养的是螺蛳,我们打上来的鱼,不是他们放养的,为什么还要收钱?”史大爷说,“这些人还跟渔民发生过冲突,一些胆小的渔民不敢来捕鱼了。”除了史大爷之外,还有不少渔民也向记者反映了捕鱼被收“打捞费”问题。每年15万元承包费未上缴在一份泗县奎濉河水面承包合同书上记者看到,发包方泗县奎濉河修防所将泗县奎濉河、河道内部分水体承包给两个承包方,每年共收取15万元承包费,承包方在承包期内享有承包水面经营权。而关于经营的具体内容,该合同只字未提。为何要把该河段的20多公里河段承包出去?泗县水利局奎濉河修防所毛所长称,主要是用来贴补经费。“每年我们维护河堤、清污等经费都不够,所以把部分河段承包出去。”毛所长称,“合同里也写明承包方如果与他人发生纠纷,由承包方自行协调解决,我们不承担相关责任。”同时,毛所长也向记者坦言,每年15万元的承包费用没有上缴,而是留在所里自行支配使用。据毛所长介绍,自从奎濉河部分河段被承包以后,的确有部分渔民反映过被收取捕捞费的问题。“奎濉河还有20多公里没有被承包,渔民们如果不想交这个钱,可以去没有被承包的河段捕鱼,或者也承包河段。”毛所长说,“实在不行,就去法院起诉,撤销我们的承包合同。”修防所发包后不问“河事”?泄洪河道被承包渔民打渔被收“捕捞费”。据了解,被承包的奎濉河河段是一条负责泄洪、灌溉的主河道。“由于是泄洪主河道,所以不允许搭建拦河网或围栏。奎濉河的水流较急,不设网的话,今天放鱼苗,明天就被冲到下游了。”几位渔民告诉记者,“既然不适合水产养殖,所以我们都质疑将河段承包出去的目的和合法性。”此外,渔民们对修防所将河道承包出去后不管不问的态度也很不满。“把河段承包出去了,修防所不能只收钱不问事。”渔民们说,“如果修防所在我们渔民和承包方中间做好协调工作,就不会有那么多事了。”

据史大爷介绍,原先定期会有鱼贩子专门来收鱼,每斤1.4元左右。而河段被承包后,一些自称是承包方的人来收鱼,每斤只给七八毛钱,“不卖给他们,他们就把我们打的鱼全部扔回河里。
”当地一位叫位尚品的渔民曾多次找到县、市反映此问题,“后来承包人找到我,说不收我的打捞费了,但其他人的还是要照收。”

图片 1

据了解,被承包的奎濉河河段是一条负责泄洪、灌溉的主河道。
“由于是泄洪主河道,所以不允许搭建拦河网或围栏。奎濉河的水流较急,不设网的话,今天放鱼苗,明天就被冲到下游了。
”几位渔民告诉记者,“既然不适合水产养殖,所以我们都质疑将河段承包出去的目的和合法性。

修防所发包后不问“河事”?

昨日记者联系上一名姓陈的承包人。据其介绍,承包该河段后,主要是用来养殖螺蛳等水产品。
“我虽然是承包人,但具体的河道利用,我是交给其他人管理的。
”陈先生表示,“据我所知,没有发生过向渔民收‘捕捞费’的事情。 ”

每年15万元承包费未上缴

近日,宿州市泗县多位渔民向记者反映,今年6月份,泗县水利局修防所将奎濉河泗县段近一半河段承包给个人,每年收取承包费15万元。渔民们反映,在被承包河段捕鱼时,被一些社会人士收取“…
近日,宿州市泗县多位渔民向记者反映,今年6月份,泗县水利局修防所将奎濉河泗县段近一半河段承包给个人,每年收取承包费15万元。渔民们反映,在被承包河段捕鱼时,被一些社会人士收取“捕捞费”。水利局修防所所长称,由于修护河堤的经费不足,所以“不得已”将部分河段承包出去。关于渔民们反映的被收“捕捞费”问题,该所长称:要么去其他河段捕鱼,要么你也承包。

渔民打渔被收“捕捞费”

同时,毛所长也向记者坦言,每年15万元的承包费用没有上缴,而是留在所里自行支配使用。

为何要把该河段的20多公里河段承包出去?泗县水利局奎濉河修防所毛所长称,主要是用来贴补经费。
“每年我们维护河堤、清污等经费都不够,所以把部分河段承包出去。
”毛所长称,“合同里也写明承包方如果与他人发生纠纷,由承包方自行协调解决,我们不承担相关责任。

在一份泗县奎濉河水面承包合同书上记者看到,发包方泗县奎濉河修防所将泗县奎濉河、河道内部分水体承包给两个承包方,每年共收取15万元承包费,承包方在承包期内享有承包水面经营权。而关于经营的具体内容,该合同只字未提。

据毛所长介绍,自从奎濉河部分河段被承包以后,的确有部分渔民反映过被收取捕捞费的问题。
“奎濉河还有20多公里没有被承包,渔民们如果不想交这个钱,可以去没有被承包的河段捕鱼,或者也承包河段。
”毛所长说,“实在不行,就去法院起诉,撤销我们的承包合同。 ”

史大爷今年70岁,是泗县的老渔民。据史大爷介绍,自从今年6月份奎濉河部分河段被个人承包后,不但渔民打渔要看人脸色,捕上来的鱼还要交一部分“捕捞费”。

此外,渔民们对修防所将河道承包出去后不管不问的态度也很不满。“把河段承包出去了,修防所不能只收钱不问事。
”渔民们说,“如果修防所在我们渔民和承包方中间做好协调工作,就不会有那么多事了。”

“既然他们养的是螺蛳,我们打上来的鱼,不是他们放养的,为什么还要收钱?”史大爷说,“这些人还跟渔民发生过冲突,一些胆小的渔民不敢来捕鱼了。”除了史大爷之外,还有不少渔民也向记者反映了捕鱼被收“打捞费”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