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治蝗灭鼠指挥部办公室八日证实,乌苏市天山北坡十二万亩的天然草场爆发严重的不明虫灾,目前这种虫灾业已在周边的地区出现。

“一周前,我家门口这片数万亩的草场还是绿油油的,你看,现在大多成了光秃秃的黄土地了。这都是这些成群结队的绿毛虫蚕食的。它们到处爬,还一个劲地往我家房子里钻,我每隔15分钟就要把家里的房子扫一次,把这些虫子装进袋子里埋到土堆里去,要不然我们一家没有住的地方了,晚上咋睡觉啊?!这种绿色的虫子我们以前从未见过,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在虫害严重的地方,有牧民报告说15分钟就得打扫一次房间。有的毛毛虫甚至爬进牧民的帐篷,钻进被窝,影响牧民正常的饮食起居。”

(作者:
帕提古丽、毛咏)记者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治蝗灭鼠指挥部办公室获悉,今年新疆虫害鼠害进入爆发高峰期,北疆沿天山一带,东疆及阿尔泰山南部的大片草场虫害、鼠害猖獗且迅速蔓延。

新疆治蝗灭鼠指挥部公办室主任穆晨说,今年五月以来,乌苏市天然草场受到了一种绿色毛虫的袭击,这些虫子个体大约长两厘米,全身长针毛,通体是绿色的,间杂着黑色的条纹。根据目前统计,乌苏市共有十二万亩天然草场发生这种毛虫虫灾,其中以赛力克提和附近的巴音沟春秋牧场最为严重,已经有七万亩草场被啃食干净。

5月7日,家住新疆乌苏市赛力克提春秋牧场的哈萨克族牧民比仙满脸焦虑地向记者诉起苦来。“那么肥美的草让虫子吃了,牛羊没得吃了”。比仙说,这里许多牧民都已开始陆续将牲畜转场,而以往,他们的牲畜要在6月以后才转场。

新疆乌苏市共有12万亩天然草场发生毛毛虫灾

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治蝗灭鼠指挥部办公室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2008年全疆草原鼠害危害面积已达7463万亩,严重危害3531万亩,主要分布在阿勒泰、伊犁、塔城、昌吉、哈密等地区。

植保专家目前不清楚这种毛虫的种类和名称。据穆晨介绍,主要是因为害虫还处在幼虫的阶段,如果到了化蛹成蝶的成虫阶段,就较容易分辨出来。

从今年5月份以来,乌苏市天然草场受到了一种当地人从未见过的绿色毛毛虫的袭击。最早发现虫灾的就是比仙一家,她的孩子5月2日在放牧时发现了成群结队的绿色毛虫,比仙的丈夫居马哈孜是草原虫害、鼠害义务测报员,当天就报告给乌苏市草原工作站。乌苏市草原工作站的工作人员放弃休息,次日就赶来调查。

“回想起当时的情景都让人瘆得慌,浑身起鸡皮疙瘩。”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治蝗灭鼠指挥部办公室行政科长林俊回忆道,5月初,乌苏市的牧民向他们报告在牧场发现了大量不知名的毛毛虫在草场上肆虐。赶赴现场后,林俊和同事们发现,数以万计的毛毛虫在草场上蠕动并吞噬牧草,就像地毯一般“铺”在整个草场上。

分析鼠害严重的原因,自治区治蝗灭鼠指挥部办公室主任穆晨说,新疆鼠类共有70余种,种类和分布数量在全国一直位居前列,其身种群数量的变动规律具有爆发性与突发性,加之它们具有食性杂、繁殖力强、迁移性强、适应性强等特点,是造成新疆草原鼠害此起彼伏交替发生主要原因。

穆晨称,在灾害严重的地区,这种害虫多得惊人,最高每平方米可达三千多只。目前,这种虫子还没有天敌。当地牧民养的鸡和草原上的鸟类也不吃这种绿色毛虫。

据乌苏市草原站站长张希山介绍,他们最近一周对草场进行了观测,目前发现,乌苏市共有12万亩天然草场发生这种毛虫虫灾,其中以赛力克提和附近的巴音沟春秋牧场最为严重,已经有7万亩草场成为光秃秃的黄土地了,“它们蚕食草场就像卷地毯一样”。如果不及时防治的话,这些虫子就会杀向10公里外的绿洲了。

通过观测,乌苏市共有12万亩天然草场发生这种毛毛虫灾,其中以赛力克提和附近的巴音沟春秋牧场最为严重,已经有7万亩草场变成焦黄的土地。牛羊的食物没了,这使得当地的牧民不得不提前转场,而以往他们都是到了6月份才考虑转场。

相比草原鼠害,新疆草原虫情也不容忽视。根据全疆各地州蝗虫鼠害测报防治站的监测结果,2008年,全疆草原虫害发生面积已达3592万亩,严重危害面积已达1960万亩。与往年相比,也属中度偏重发生,伊犁、塔城、阿勒泰等地区虫害尤为凸现。

穆晨表示,以前也见过这种虫子,但没有听说过它能造成严重危害。目前,指挥部已紧急调运两台大型喷雾车和五吨菊酯类农药到现场进行灭虫。专家对灭虫的效果持乐观态度,“九成的害虫可能会被杀灭”。

记者5月7日在现场看到,数以百万计的绿色毛虫成群结队就像一个大兵团一样对绿色的草原进行有组织的分割包围和蚕食,所到之处,所有绿色植物的枝叶都被它们吞食得一干二净,绿色草原一会儿就变成一片焦黄。

这些毛毛虫体长约2~3厘米,通体呈绿色,并夹杂着黑色的条纹,还长有针毛。林俊告诉《北京科技报》,这些毛毛虫夜晚不活动,等太阳出来,气温升高之后才开始贪婪地啃食牧草。而当地牧民们养的鸡和草原上的鸟类都不吃这种虫子。“5月7日那天,由于天刚下过雨,气温较低,很多毛毛虫就聚集在洼地和土洞里面,每平方米大约有3000多只。在虫害严重的地方,有牧民报告说15分钟就得打扫一次房间。有的毛毛虫甚至爬进牧民的帐篷,钻进被窝,影响牧民正常的饮食起居。”

新疆草原上常发性蝗虫种类主要以意大利蝗、伪星翅蝗、西伯利亚蝗,亚洲飞蝗、牧草蝗等,其他草原害虫有伪步甲、白边切夜蛾、天幕毛虫等。

目前,乌苏市周边的沙湾县也出现了虫灾。穆晨说,发生这种虫害大概应与气候反常和草场退化生态失衡有关,北疆沿天山一带普遍遭遇暖冬,开春气温回升快,降雨较多给这些虫子的繁殖创造了有利条件。根据新疆七十个重点农作物病虫测报站主要病虫越冬基数、耕作制度、作物布局、气象预报等综合分析,预计今年全疆农作物病虫害暴发时间早、发病面积大、发展速度快、危害程度重。

这些虫子个体大约长2厘米,全身长针毛,通体是绿色的,间杂着黑色的条纹。张希山说,绿毛虫晚上一动不动,太阳一出就开始不停地蚕食草场,更可怕的是,当地牧民养的鸡和草原上的鸟类也不吃这种绿色毛虫,从目前的观察来看,这种虫子在草原上未发现有天敌。天气热的时候绿毛虫散开行动,平均每平方米密度可达上百条。5月7日这天,由于下过雨,气温较低,这些绿毛虫就聚集在一起成带状向绿色草场整体推进。而在一些洼地和土洞类也聚集着许多毛虫,像是抱在一起取暖,每平方米密度可达3000条。

专家们对这种毛毛虫很陌生,它既非外来物种,也非新物种

当地气象部门已提请相关部门注意,今年新疆将出现干旱少雨的天气,局部区域蝗虫密度高发的概率将有所增大。

澳门新葡新亰,新疆草原虫害防治专家目前尚未搞清楚它的种类和名称。自治区治蝗灭鼠指挥部办公室主任穆晨说,5月4日一上班,他们就组织自治区一批草原虫害防治专家前往乌苏对绿毛虫害进行会诊,专家目前也不清楚它是什么种类,正在做研究。

发生虫灾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治蝗灭鼠指挥部立即召集了一批自治区的草原虫害防治专家前往乌苏对毛毛虫害进行会诊。但直到现在,专家们还不清楚这种毛毛虫是什么种属。此次虫灾也引起了国家农业部的重视。中国农科院生物防治所副研究员高松告诉《北京科技报》,虫灾发生后,农业部畜牧兽医总站草业处副处长苏红田曾奔赴新疆采集毛毛虫样本,打算带回北京,在中科院利用DNA技术对其进行高分子检测。高松本人也于5月11日赶到了乌苏市,希望协同当地学者一起对毛毛虫验明正身。

5月7日当天,自治区治蝗灭鼠指挥部紧急调运两台大型喷雾车和5吨菊酯类农药到现场进行灭虫战斗。据穆晨介绍,这种大型喷雾车一天作业面积可达6000至8000亩,整个灭虫工作大概需要12天左右才能完成。

“经过初步调研,可以发现这种毛毛虫并非外来物种,也不是新物种,而是由于人们之前对它的疏忽,没人对其做鉴定,所以不好判断其种属。”高松告诉《北京科技报》,当地牧民说在几年前就见过这种毛毛虫,但那时数量很少,没有形成危害。

记者了解到,从4月起,新疆玛纳斯县和呼图壁县南部山区草场暴发一种叫亮柔拟布甲虫灾,它们蚕食过的草场严重的地方变得寸草不生,极大地破坏了荒漠草场的生态。穆晨说,发生这些虫害大概应与气候反常和草场退化生态失衡有关,北疆沿天山一带普遍遭遇暖冬,开春气温回升快,降雨较多给这些虫子的繁殖创造了有利条件。

目前,学者中也有分歧,有的认为这类毛毛虫属于灯蛾科,而有的则认为其属于毒蛾科。高松表示,这种毛毛虫兼具了这两大科的部分特点,但也有不符合这两大科的特点。比如说,这种虫身上并没有毒腺,可以用手抓。而毒蛾科的幼虫一般来说都有毒腺,不能直接触碰的。此外,尽管牧民的鸡和草原上的鸟类不吃这种毛毛虫,“但绝非像一些媒体所说的没有天敌,我们已经发现有一种寄生蜂,它们将卵产在毛毛虫体内,这些卵孵化后会蚕食这种虫体。”

为何这种毛毛虫的种属如此难辨呢?高松对此解释说,昆虫在幼虫期一般是难以辨识其种类,只有到了成虫期,其形态才会变得很稳定。通常,昆虫识别都是以成虫形态特征为鉴别依据。现在,可以通过实验室培育,等待这些毛毛虫化蛹,变身为成虫——“蛾子”后,再通过其个体大小、花纹、颜色、触角、翅脉、生殖器官等判断其种属。目前,这种昆虫仍处于幼虫阶段,只能分辨出这是一种鳞翅目夜蛾总科类的昆虫。而全世界已知鳞翅目昆虫有16万多种,是昆虫纲中仅次于鞘翅目的第二大目。

专家认为,发生这种虫害与气候反常和草场退化造成的生态失衡有关

说到发生虫灾原因时,高松说:“我判断这种毛毛虫的虫源已经积累了好几年的时间,应该不是今年发生的事情。因为零星分布的虫源是不会形成现在的规模。”他估计,从去年秋天开始,这种毛毛虫就大量产出,并以幼体形态成活于土壤里。越冬后,春季气温回暖,草场提供了大量的食物,环境非常适宜它们的生长。

林俊则认为,发生这种虫害可能与气候反常和草场退化造成的生态失衡有关。去年,北疆沿天山一带普遍遭遇暖冬,开春气温回升快,降雨较多,这给这些虫子的繁殖创造了有利条件。那么,这样的虫灾在新疆地区以前是否也出现过?林俊称,1991年在乌苏和沙湾两地,有近6万亩农田严重受害,其中1万多亩甜菜、油菜、大豆等被毁。2003年,在新疆的乌苏市和沙湾县也曾发生60多万亩的严重虫灾,当时虫子的最高密度达1500只/平方米。但当时的虫灾多由伪步甲、白边切夜蛾、天幕毛虫等害虫引起,与这次的虫灾有所区别。

可以用农药对毛毛虫的幼虫快速杀灭,当地已建立预警系统

高松表示,这类毛毛虫的幼虫对很多农药敏感,可以使用菊酯类杀虫剂进行快速杀灭幼虫。林俊告诉《北京科技报》,5月7日当天,自治区治蝗灭鼠指挥部就紧急调运了两台大型喷雾车和5吨菊酯类农药到现场进行灭虫。这种大型喷雾车一天作业面积可达6000至8000亩,截至5月15日,灭虫工作基本结束。“从结果来看,我们的工作人员目前对这类毛虫的灭杀率在95%以上,而且这类毛毛虫对农药也没有抗药性,喷上农药就能解决问题。”

林俊还建议当地不要疏忽秋季的虫害防治工作,尽管春季是虫灾严重的季节,但最佳防治时期应该是秋季卵刚刚孵化后的初龄幼虫。如果此时忽视,那么就可能造成第二年春季害虫大爆发。对于今后的防治工作,林俊说,当地已经建立了一整套牧民预警系统。在草原上,无论是虫害还是鼠害都与牧民的生活息息相关。

因此,当地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召集部分牧民,另外邀请一些专家为他们讲解防治虫害、鼠害的科普知识和预防措施。除此之外,当地政府让部分牧民担任草原虫害、鼠害义务测报员。一旦发现虫害、鼠害的苗头就尽早上报。而此次虫害,最早就是由家住新疆乌苏市赛力克提春秋牧场的哈萨克族牧民居马哈孜报告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