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林业网5月19日讯
近日,阿坝州马尔康市环境保护和林业局本真林业工作站接到马尔康镇英波洛村二组村民扎则严木初电话报告,有村民在大水沟塔子边发现一只受伤飞禽。经马尔康本真林业工作站人员初步鉴定,该飞禽疑似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鹳,初步判断该黑鹳是在迁徙过程中途经马尔康市,因受伤而滞留。
由于马尔康缺乏专业技术和相应药品,无法进行治伤处理。通过逐级上报,按照省、州林业主管部门要求,由本真林业工作站专人将黑鹳送到成都动物园,请专业人士进行治伤救治。(作者:毛远会)

情系藏区人民 走进最后一公里

10月26日,在四川阿坝州马尔康市马尔康镇本真村一个50平方米左右的大棚里,整齐地排列在培育架子上的万颗像大蒜一样的种球,已冒出了七八厘米高的小芽。

——市三医院支援马尔康市精神卫生中心医疗支援队下乡义诊

“可别小看了这些种球,这是我们栽种的藏红花。”31岁的返乡创业村民泽郎乓说,这些藏红花种球将在11月初开花,采收花丝后,会被再次种到地里去。

7月19日至21日,市三医院援马尔康市精神卫生中心医疗支援队,在马尔康市人民医院唐远勤院长带领下,先后前往马尔康大藏乡、白湾乡和松岗镇等地,开展了为期三天的下乡义诊活动。

四川省马尔康市环林局成功救助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鹳。通过栽种藏红花,泽郎乓所在的公司成为全国唯一一家拥有藏红花种植发明专利的公司,年收入近百万元。

图片 1

人工栽种藏红花

马尔康景色原始宁静优美,原生态的良好保持也意味着现代文明较落后,让这片美丽土地上生活的藏民深受包虫病、高血压等疾病困扰。而因为山高路远、交通不便、医疗条件差、健康意识薄弱等因素,藏民们即使生了病也不愿意到医院就医。

藏红花并不产于西藏,原产于伊朗等国,后经古丝绸之路传入我国。由于最先到达西藏,因此人们把经由西藏传入的西红花称为藏红花。因其活血养血等作用被中医用作治疗心脑血管疾病,一度被称为世界上最名贵的药用植物。

图片 2

为什么会想到人工栽种藏红花呢?泽郎乓说,起初是因为他母亲长期在喝藏红花茶,每次都要托亲戚到西藏去买。这也让他萌生了种藏红花的想法,他在2008年开始在本真村创业种藏红花。

为了让偏远地区的藏民也能得到医疗护理,实现健康教育全覆盖,市三医院这支由党员组成的支援队三天来早出晚归,克服山体滑坡、道路封闭的险情,徒步走进大山深处。

第一次栽种藏红花,泽郎乓以每公斤150元的价格,从伊朗购买了400公斤藏红花种球回来种植。由于对藏红花生长环境的土壤、光照、侧芽管理不到位,他种的藏红花开花数量少,几乎血本无归。

图片 3

2012年,泽郎乓到我国藏红花主产地之一的河南学习种植技术,并从河南购买了15万元的种球回村栽种。虽然开了花,但他发现,栽种的藏红花一朵花里只有3根花丝,要80朵花才有1克干花丝。为了解决种植技术上的问题,泽郎乓找到了阿坝州中药材种植专家刘尚元,两人一谈即合,联合成立马尔康地区藏红花及名贵中草药材种植协会。随后,两人又相继到安徽亳州和上海学习种植技术,购买种球,进行种植实验。

图片 4

经过多次探索,2016年,泽郎乓和刘尚元创造出了“室内开花室外种植”的藏红花种植方法,即藏红花从9月上架到11月开花结束之前均在室内进行择芽、温度、湿度等管理。为期15天的花期结束后,再将种球移植到室外,第二年6月采收新一季种球。

支援队的到来得来了当地村民的热烈欢迎,大家拥簇在医护人员身边,排着队让医护人员检查他们的身体,身体哪儿不舒服?在吃什么药?这病应该挂哪个科?平时应注意些什么?医护人员耐心细致的问诊,并一一回答村民的咨询。三天来,市三医院支援队共为160余名村民进行了疾病筛查和健康防治知识宣讲,得到了当地村民的信任和感激。

如今,泽郎乓栽种的藏红花种球,直径从最初的2厘米至3厘米培育到了7厘米至12厘米,一颗种球开花数量从2朵至3朵增加到了7朵至12朵,种植周期从2-3年缩短到了10个月。

去年,泽郎乓注册成立马尔康康珍源实业有限责任公司,并在今年成功申报成为全国唯一一家拥有藏红花种植发明专利的公司。

种花年入百万元

掌握了适宜本地的藏红花栽种技术,泽郎乓按每亩每年3000元的土地流转费,将最初藏红花种植的15亩土地扩大到了30多亩。

一到藏红花栽种季节,泽郎乓就请来附近村民和贫困户帮忙栽种、打理。每人每天给130元务工费,周边30多名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每年收入务工费用近20万元。

由于栽种过程中采用露天种植、山泉水浇灌、人工除草、施传统牛羊肥等一系列无污染管理,泽郎乓在马尔康栽种的藏红花药效含量指
标 从 5%-12% 提 升 到
了30%-40%。制药厂、藏医院纷纷前来购买他家的藏红花,甚至有企业开出高价回购马尔康藏红花种球。泽郎乓透露,现在靠种植藏红花,每年可实现近百万元收入。

通过打工,村民恩波特学会了栽种藏红花的技术。2016年,他也拿出1亩地,在泽郎乓那里买来藏红花种球,尝试自己栽种藏红花,“去年效益还不错,卖了两万多元。”恩波特说,明年准备扩大到3亩左右。

“除了栽种藏红花,我们现在已经探索生产了藏红花酒,下一步还将研究开发藏红花面膜、藏红花茶等系列产品。”对于未来的发展,泽郎乓有了更多的追求,不断扩大种植规模,延伸产业链条,把高原上的这朵藏红花做成真正的“脱贫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