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田里小麦都倒了,麦粒都被砸下来埋进了土里,要是这两天麦子再发了芽,那就全完了。”在9日傍晚经历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冰雹之后,本该因为丰收而“喜上眉梢”滕州市…

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越来越成为农业生产的生力军,有关部门和地方应在坚持新型主体“适度规模”经营前提下,采取农技补贴、集中建设粮食晾晒场所、优化政策性保险等进行扶持。
文/《了望》新闻周刊记者潘林青 张志龙 叶婧
萧海川“今年的小麦品质明显好于往年,以优质麦为主,平均一亩地能够增产50公斤,较好的地块甚至能增产100公斤/亩。”在山东省德州市,富民家庭农场主魏德东告诉本刊记者。魏德东流转土地做粮食规模化种植已超过5年,今年种植了约3000亩小麦。记者近日在多个夏粮主产区采访时了解到,当前我国小麦机收已处于尾声。6月17日,来自农业部的消息称,全国夏粮收获已过9成,丰收已成定局,有望再创新高。这也将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夏粮开创历史的“十一连增”,除了得益于中央高度重视粮食生产、持续释放重农抓粮的强烈信号、今年夏粮生育期气象条件总体较好外,种粮大户、家庭农场主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越来越成为农业生产的生力军,发挥着日益重大的作用。但在采访过程中,一些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反映,在农技使用、粮食晾晒、风险化解等方面仍然存在较多难题,制约了他们进一步发展。基层农业干部以及专家建议,应采取农技补贴、优化政策性保险等政策以及市场化手段进行扶持。在“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的新粮食安全观下,专家指出,如何适应经营主体的规模化变化趋势,对从事口粮生产的农民进行精准补贴和政策扶持,同时充分激发各类种粮主体的积极性,成为下一步确保粮食安全,农业扶持政策充分发挥效能的关键。规模种植显现增产优势在山东省菏泽市牡丹区林庄村的小麦机收现场,记者看到十余台小麦收割机在麦田中忙碌穿梭,每10分钟左右就收割完毕一亩小麦,同时粉碎的秸秆随即还田当作肥料。菏泽市农机局法规科副科长杨宏伟告诉记者,今年菏泽小麦种植面积约937万亩,与往年持平,夏粮总产有望创10年来最好。山东省枣庄市滕州市是连续多年的国家粮食生产先进县,作为滕州市西岗镇最大的合作社,富原粮食种植专业合作社今年的小麦种植面积为1100亩。记者近日见到这个合作社的理事马培君时,他身后是一大片金灿灿的麦田,麦粒饱满,丰收在望。马培君告诉记者,今年小麦长势比往年好,平均亩产预计达到600公斤。“看样子,今年能比往年多赚10万元。”山东小麦机收已经进入尾声。据山东省农业机械管理局统计,截至6月15日16时,山东累计收获小麦5478万亩,占种植面积的97.7%。其中,山东实施保护性耕作机械化技术的近2000万亩小麦喜获丰收,与传统耕作小麦相比总计增产6亿多公斤。不仅是山东,我国多个小麦主产区都有望实现丰收。农业部部长韩长赋表示,今年夏粮生产呈现三个特点。一是面积稳中有增。预计夏粮面积4.15亿亩,比上年增加100多万亩,为夏粮增产奠定了坚实基础。二是单产创历史新高。据农业部小麦专家组实地调查分析,今年冬小麦亩穗数明显增加,预计夏粮亩产将提高3公斤以上。三是主产省全部实现增产。11个冬小麦主产省区夏粮均增产,为全国夏粮增产作出突出贡献。新型主体渐成农业生产生力军放在十几年前,王翠芬连想都不敢想,一个人怎么可能经营几百亩甚至上千亩土地?这个来自山东省高密市的农村妇女,1997年开始承包周围村民因外出打工不愿耕种的土地,“当时十几亩都觉得多得不得了”。如今,46岁的她已是当地甚至全国都颇有名气的种粮大户,经营着2000多亩土地,种植粮食和蔬菜作物。在我国,像王翠芬这样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越来越成为农业生产的生力军。随着工业化、城镇化的快速推进,中国正经历大规模的人口流动和迁移。“黑发外出打工、白发在家种地”生动描述了当今中国相当一部分农村的分工现状,种田农民大多年龄在五六十岁。近些年,中国南方一些农村甚至出现了土地撂荒的现象,种地问题日益突出。本文来源:了望观察网在这种背景下,中共中央2013年出台的中央一号文件首次提出要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此后的十八大和2014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政府工作报告等数次强调中国将着力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加快培育种养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龙头企业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涵盖了农产品生产、加工、销售、与市场衔接等不同环节。经过一年多的培育和发展,全国各地特别是东部沿海地区,因为经济水平较高,农业人口大规模转移到二、三产业,农民对土地依附性弱,土地流转速度加快,新型经营主体如雨后春笋般兴起。在江苏无锡、苏州、昆山等一些经济发达、基础较好的县市,一些村子的土地流转率超过99%,在山东一些传统农区,土地流转速度也在加快。55岁的蒋振民是有着“鲁西南粮仓”之称的山东省济宁市兖州区新兖镇大南铺村人,也是远近闻名的种粮大户,小麦种植面积320亩。兖州区农业局局长张士坤告诉记者,像蒋振民这样超过100亩经营面积的种粮大户在兖州有168户,还有30家家庭农场和300多家农民专业合作社。兖州土地流转总面积20万亩,占耕地总面积的40%。据农业部统计,截至2013年底,全国承包耕地流转面积3.4亿亩,是2008年底的3.1倍,流转比例达到26%,比2008年底提高17.1个百分点。从流转的数据和趋势来看,这是一次深刻的农业变革。这次变革让人联想到始于安徽小岗村的“包产到户”。那场上个世纪80年代的生产关系大变革,极大调动了中国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如今,经过30多年的发展,生产力提升迅速,原有生产关系已经显现出落后于生产力的调整,一些地方的农业生产已出现“边际效应”,投入与产出脱离了线性关系。长期从事农业农村工作的山东省委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刘同理用一个生动的比喻形容这种变化,“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下的单户经营,就像给了农民一件救生衣,有效解决温饱问题;但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农业的市场化改革也进入了深水区,面对市场经济的汪洋大海,农民需要一只船,把分散的农民组织起来应对风险。”从“穿上救生衣”到“上了船”,中国农民特别是新型主体应对风险的能力变化明显。由于耕地面积较大,王翠芬目前与当地的两家食品面粉公司签订了长期供销合同。“以前种几亩的时候,就是卖给路边收粮的;现在面积大了,粮食多了,也有了谈判的资本。”王翠芬说。王翠芬周边越来越多的农户加入到了专业合作社,共同抵御风险,增加市场谈判话语权。新型经营主体面临三大困难多位基层干部、群众向记者反映,从目前的夏收情况来看,以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为代表的粮农仍然在农技使用、粮食晾晒、风险化解等方面存在困难。一是新型农业技术使用积极性不高。记者采访了解到,一些新型农业技术虽然具有明显的增产、节本、增效潜力,却因为缺乏从中央到地方的激励措施而难以有效推广。山东省农科院科研处副处长董建军说,以山东省农业科学院作物所研发的“小麦垄作高效节水技术”为例,与传统平作相比,提高了小麦产量、水分和肥料的利用效率,降低了生产成本,适合在黄淮海地区水浇地中高产田推广应用,但由于缺乏激励措施,年度最高推广面积仅为100多万亩,技术覆盖面、普及率有限,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采用积极性不高。二是缺乏晾晒场导致“有粮难晒”。记者在山东等地采访发现,由于缺乏粮食晾晒场所,一些乡镇公路的部分路段近一半路面被晾晒的小麦“占领”,来往车辆不得不小心行驶。山东省枣庄市滕州市级索镇阳光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龙振存告诉记者,合作社流转了300亩地种小麦,以平均亩产550公斤计算,今年至少有165吨小麦需要晾晒、储存,而合作社目前仅有面积很少的地块供办公和储存农机具,难以满足需求。“只能把联合收割机派出去给别人收,让自家的小麦在地里多长几天,降了水分之后直接收下来卖掉。”“以前一家一户种田,随便找点地就晾晒了,但现在动辄几十上百亩的小麦、玉米收获了,根本找不着地,我现在天天为这个发愁。”蒋振民对记者表示。大南铺村村委会主任蒋奇说,村里有5个种粮大户,都找他反映过这个问题。专家表示,随着中国各地农业新型经营主体越来越多,晾晒和仓储问题日益突出。“马路晾晒影响交通,烘干设备投入大、成本高,国家是不是能从宏观上出台保证晾晒仓储场所供应的政策?”蒋振民满怀期待。三是生产风险难以有效化解。不少专家认为,随着粮食规模化种植面积增大,种粮大户、家庭农场主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也面临着更大的市场、自然等方面的风险,但我国当前农业风险化解机制仍不健全。采访过程中,6月9日傍晚,山东滕州多个乡镇遭遇雷阵雨、冰雹,多数农田作物受灾,一些农民的“丰收梦”成为泡影。滕州市西岗镇农业办主任张永告诉记者,这个镇共种植小麦5.8万亩,截至9日上午,已收获小麦约3.8万亩,未收获的2万亩小麦中有近一半面临绝收,这些地块几乎全为种粮大户所有。“现在种粮风险太大了,并且难以有效化解。”西岗镇舜耕粮食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苏长学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土地流转费用为1000元/亩,再算上这一季的种子、化肥、人工等成本,经过一场冰雹后他平均每亩地亏损超过650元。□农业经营体系创新不能唯“规模”在农业专家看来,新型主体已经成为农业生产中越来越重要的生力军,但一定要把握“适度规模”的宗旨。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所长朱启臻表示,国家鼓励培育新型主体,但土地经营规模不是越大越好。“我国的基本国情还是人多地少,在现有生产条件和农村人口仍然很多的情况下,土地经营规模过大会影响土地产出率和农民就业,不利于农业增产和农民增收。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新型主体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但在农业生产中,家庭经营具有基础性地位,全世界成功的农业大都是以家庭经营为基础的,何况目前中国还有2.1亿农户,家庭经营在农业中的基础地位不容置疑。贺雪峰表示,农业经营体系创新发展是一个市场慢慢孕育,水到渠成的过程,政府部门尤其是地方政府不应热衷于推进土地集中,以行政力量主导土地流转,而应该将工作重心放在完善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等方面。针对当前农业新型经营主体面临的难题,不少专家认为,有关部门和地方可以在坚持“适度规模”经营的前提下,采取农技补贴、集中建设粮食晾晒场所、优化政策性保险等政策和市场化手段,对他们进行扶持。本文来源:了望观察网首先,将新型农技推广纳入补贴范围。董建军认为,实践中可通过三种方式进行补贴:一是直接补贴使用农业新技术、新模式的生产经营组织;二是补贴农业生产服务性组织,由其进行推广服务;三是补贴技术开发单位,签订推广服务协议。通过这三种方式,都可以提高新技术、新模式的推广转化效率,为粮食丰产增收,节本增效提供帮助。其次,在粮食主产区集中建设粮食烘干场所。滕州市级索镇副镇长张波、菏泽市强国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冯强国等基层干部群众认为,有关部门应采取为粮食烘干设备切实提供相应经济补贴、扶持种粮大户配套建设烘干场所、在粮食主产区集中建设粮食烘干场所等措施,缓解种粮大户的燃眉之急。记者采访发现,山东一些地方由有关部门或企业投资,集中建设了一批粮食烘干场所,取得了不错效果。比如,汶上县供销社在金桥社区为农服务中心投资100余万元,建设了两台12米高的烘干塔,每台日烘干粮食300吨,受到农民普遍欢迎。最后,针对种粮大户优化政策性农业保险内容。魏德东告诉记者,随着粮食规模化种植面积增大,种粮大户也面临着更大的市场、自然等方面的风险,应充分发挥保险公司在降低这些风险中的作用。比如粮食种植面积超过500亩时,有关部门可以通过增加财政出资比例等方式,鼓励农民多购买相关农业保险,一旦减产或绝收,保险公司就能及时给予赔付,从而降低或化解种粮风险,让种粮大户能够“放心种粮”。□(文/《了望》新闻周刊记者潘林青张志龙叶婧萧海川)

新华社济南7月4日电
“要是按照传统的路边晒粮方式,今年光我一户收获的小麦就要晾出五里地去,但这几乎不可能做到。”山东省平原县胜利社区居民崔建利今年种了340亩小麦,总产量…

目前,我国麦收工作已经进入了尾声,然而,西北甘肃一带,面对大片伏倒,未能正常收割的小麦,农民们留下了辛酸的泪水,辛辛苦苦一整年,一场冰雹袭击,让他们损失惨重。

你看,田里小麦都倒了,麦粒都被砸下来埋进了土里,要是这两天麦子再发了芽,那就全完了。在9日傍晚经历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冰雹之后,本该因为丰收而喜上眉梢滕州市西岗镇种粮大户马培君,现在却愁上心头。

新华社济南7月4日电
“要是按照传统的路边晒粮方式,今年光我一户收获的小麦就要晾出五里地去,但这几乎不可能做到。”山东省平原县胜利社区居民崔建利今年种了340亩小麦,总产量高达45万斤。小麦丰收后,晾晒难成了他的烦心事。

虽然今年的麦收工作已经基本完成,但西北甘肃一带由于种种原因,有些地区还没有完成收割,甘肃、陕西、山东、四川、安徽、河北、河南、湖北等大部分地区遭遇了暴风雨和冰雹的袭击,甘肃在这次冰雹袭击中受损尤其严重,尤其是已经成熟还未能收割到家的小麦,冰雹过后倒伏严重,给收割增加很大难度不说,很多麦粒也被打掉在田地里,农民不得不从土里进行清扫、分拣。

眼下,山东小麦机收已经进入高峰期,由于今年小麦长势良好、丰收在望,农民们喜上眉梢。

与崔建利有同样烦恼的还有王成根,他既是山东省齐河县一家面粉厂的老板,也流转了1.3万亩土地种粮食。“今年我收获了1400万斤小麦,既没有晾晒场所,也没有烘干设备,只能收获前让小麦在地里自然晾干,达到水分标准后再收获。”王成根说。

先来说一下今年的“丰收”吧。对于今年的小麦收成,从五月底开始,一些媒体和所谓“专家”都在大肆宣扬“丰收”,就想问你们一句:你们去田间地头了吗?从哪看出来今年丰收了?

记者5日在滕州市西岗镇初次见到马培君时,他身后是一大片金灿灿的、即将丰收的麦田,麦秆粗壮、麦粒饱满。马培君告诉记者,他的小麦种植面积是1100多亩,今年小麦长势比往年好了许多,平均亩产能达到600公斤/亩,比往年增产50公斤/亩。看样子,今年至少能比往年多赚10万元。

然而,这种做法有很大风险。山东省滕州市西岗镇舜耕粮食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苏长学今年种了460亩小麦,由于晾晒难,他家小麦成熟后也没有及时收获,而是留在地里自然晾干。6月9日傍晚,滕州多个乡镇突然遭遇雷阵雨、冰雹,让他猝不及防,最终导致460亩小麦几乎颗粒无收,平均每亩亏损超过650元。记者了解到,像这样受灾的小麦面积仅在西岗镇就有2万余亩。

今年五月,在麦穗即将熟透的关键时刻,河南、陕西、四川、山东、安徽等产粮大省都相继遭遇持续十天有余的阴雨天气,麦子倒伏严重,在河南南阳、安徽砀山等地倒伏的麦子甚至出现发芽、绝收状况,受此影响,一亩麦子的收成从以往的1000斤左右下降到今年的800斤,而价格从往年的1.2元降低到1.02元。这就是不含水分的事实,实在不知道你们所谓的“大丰收”从哪来的?

苏长学是滕州市西岗镇舜耕粮食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他种了460亩小麦。记者6日见到他时,丰收的喜悦也写在脸上。

山东多位种粮大户还反映,与夏粮小麦相比,秋粮玉米的晾晒难问题更加突出。王成根说,虽说风险大点,但小麦好歹还可以在收获前放在地里晾晒一段时间,而玉米收获是在秋天,天气转冷、降雨频繁,必须要及时收获,并且要有场地晾晒,或者用烘干塔烘干,否则很容易发霉变质。

再来说价格。很多人都在高呼“小麦疯涨,一天一个价”,给大家造成的直观感受就是“小麦丰收、价格大涨,农民赚钱了”。可是事实呢?对,各地陆续出台托收价格,拿河南来说,河南对于符合标准的小麦托收价格为1.15元,但农民真的能卖这个价格吗?不可能,因为前面有个“符合标准”,这个标准包含很多方面,外观、湿度、霉变、以及杂质等,稍有不合格就是扣,扣重量、扣价格,按照今年的倒伏情况来看,有几斤能达到标准的??不知道别的地方什么情况,洛阳地区的价格仍旧在1.05元徘徊。价格大涨??涨哪了?都涨到嘴巴上吹去了??

然而,一场冰雹让不少种粮大户的美梦成了泡影。9日傍晚持续了近半小时的冰雹,让马培君等滕州部分产粮大户损失惨重。他们告诉记者,夹杂着大风和降雨,冰雹在地面堆积超过5厘米,最大有鸡蛋大小。

“如果年景正常,我这1.3万亩土地能收获1500万斤玉米,至少需要140余亩的晾晒、仓储用地。现在土地资源这么紧张,我上哪弄这么多地去?”王成根说。

最后,请那些专家了解农民的真实现状,让大家真正了解农民的生活和不易,不要哗众取宠,更不要无中生有的夸大….农民是个心酸的话题,也是个永恒的话题,因为太多太多人都曾是农民出身,他们经历过农民的辛苦,也体会过农民的无奈,无论现在是什么身份,身体里流动的始终是农民的血液。

苏长学在遭受冰雹灾害后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土地流转费用为1000元/亩,加上这一季小麦的种子、化肥、人工等费用,他平均每亩地亏损金额超过650元。

记者了解到,只要种粮达到一定规模,都会遭遇像崔建利、王成根同样的晾晒难,这已经成为山东乃至全国种粮大户面临的普遍难题,也是制约种粮大户发展粮食生产的较大“瓶颈”。

农民不易,明明田里硕果累累,眼看着一副即将丰收的景象,但没从田里收获回来的农产品,随便一场自然灾害都可能让他们的劳动成果毁于一旦,呜呼哀哉。

记者采访了解到,像马培君、苏长学这样遭受损失的产粮大户还有不少。滕州市西岗镇农业办主任张永告诉记者,这个镇共种植小麦5.8万亩,截至9日上午,已收获小麦约3.8万亩,未收获的2万亩小麦中有近一半面临绝收,这些地块几乎全为种粮大户所有。

许多种粮大户希望,国家能够为缓解晾晒难问题提供一定扶持,比如在粮食主产区集中兴建一批粮食晾晒烘干场所,或者及时将粮食烘干机械纳入农机补贴范围,并扶持种粮大户配套建设晾晒烘干场所。

乡镇已经和负责农业保险的公司对接上,正在统计受灾面积;此外,还在积极与民政部门和慈善机构联系,争取尽快安置受灾群众,修缮受损房屋。目前,救灾工作还在继续。张永说。

记者在采访时发现,山东一些地方由有关部门或企业投资,集中建设了一批粮食烘干场所,取得了不错效果。比如,汶上县供销社在金桥社区为农服务中心投资建设了几台烘干塔,为周围农民提供粮食烘干服务,受到农民普遍欢迎。

滕州市一些种粮大户和基层干部呼吁,随着粮食规模化种植面积增大,种粮大户在获得比散户更大收益的同时,也面临更大的市场、自然等方面的风险,希望国家能够尽快完善农业保险机制,有效分散和化解风险,让种粮大户能够放心种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