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浙江城镇网 01月26日 讯
最近,平湖市瑞贝特童车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彬其应邀到江苏徐州参加了一次儿童玩具展销会,会上,瑞贝特生产的“好儿宝”童车获得了经销商们的一致认可,这让曾是养猪大户的张彬其对自己转产的新行业更有信心了。
忆往昔:租地5亩养猪1500头
今年52岁的张彬其曾是养猪大户,在新仓镇双红村租地5亩,建造猪舍面积3000多平方米,常年存栏肉猪1500头。而在规模养猪之前,张彬其已从事多年的苗猪经销生意,从当地农户处收购苗猪,再贩销到外地。2009年时,他看到养猪的行情不错,生猪价格走高,就决定从苗猪经纪人转为猪倌,在双红村建猪舍开始规模养猪。
养猪是脏活,尽管张彬其的“双红养猪场”按规定建造了化粪池等处理设施,但仍挡不住臭味。尤其是夏天,一阵阵猪粪臭熏得让人站不住脚。2013年,我市从加强生态环境保护的现实需要出发,启动了畜禽养殖污染治理暨违章猪舍专项行动。虽然养猪的收成也不错,最多时一年也有近50万元的利润,但张彬其也已看到过度养猪对环境的破坏。因此,市里生猪减量提质工作一开始,张彬其就积极响应。2013年5月底,双红养猪场就拆除了首批面积600平方米的猪舍。之后,张彬其的养猪规模不断缩小,且不再购进新苗猪。到2013年年底时,他将肉猪全部出栏,并拆除了余下的面积2000多平方米的猪舍,与村里解除了土地租赁合同,将复垦后的土地还给农户耕种。看今朝:“好儿宝”童车月产2000辆
猪棚拆了,不养猪了,以后做什么呢?张彬其一直在思索,寻找转产的路子。一个开注塑厂的朋友向他建议:不如两人合伙办一家童车厂。新仓是童车之乡,童车产业链发达,上游零配件的加工不用愁。张彬其动了心,在经过一番市场调研后,决定大胆转产童车业。说干就干。2013年年底,张彬其就在独山港镇新港村觅到了一处厂房,面积有3400多平方米。他租下了厂房,投资200多万元购置设备,招聘员工30多人。2014年5月,张彬其与朋友合伙创办的平湖市瑞贝特童车有限公司正式投入生产。
从猪倌转型到童车企业总经理,张彬其自己都惊讶于自己的变化之大。起初,对办童车厂张彬其可以说一窍不通,但好在他有一股子钻劲,从采购原材料,到设计款式,开模具,再到上流水线生产、组装,每个环节他都认真去学,并重点监管好产品质量。做产品就要打品牌。第一辆童车生产出来时,张彬其就给它贴上了“好儿宝”的商标。现在,“好儿宝”童车主要依靠内销,已发展了山东、沈阳等的经销商20多家,为10多个网店供货。
望明天:用心做好,扩大市场
从去年5月公司开张至今,张彬其做总经理已有8个多月。公司头一年的产值也达到了上千万元,这无疑是个良好的开端。坐在偌大的办公室里,张彬其对未来的发展信心满满,虽然入行不足一年,但他看到了平湖童车产业转型发展、平稳增长的积极信号,同时越来越多的外贸贴牌加工企业开始做品牌,这也给他带来了新的竞争压力。
不过张彬其并不怕竞争。从一个养猪的农民转型成为童车公司的总经理,他觉得自己已成功了一大步。“2015年,计划开拓外销市场,接几个外贸单子。”张彬其说,他相信在“平湖童车”这棵大树下,他的瑞贝特一定能成长得很好。

01月26日 讯
最近,平湖市瑞贝特童车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彬其应邀到江苏徐州参加了一次儿童玩具展销会,会上,瑞贝特生产的“好儿宝”童车获得了经销商们的一致认可,这让曾是养猪大户的张彬其对自己转产的新行业更有信心了。

这只是崇福镇加快生猪退养的一个缩影。据介绍,生猪出栏量高达26万头的崇福,上半年全镇生猪存栏由年初的2.5万头减至0.48万头,865户养猪户已100%完成清理退养工作,拆除猪舍面积4.7万多平方米。

从猪倌转型到童车企业总经理,张彬其自己都惊讶于自己的变化之大。起初,对办童车厂张彬其可以说一窍不通,但好在他有一股子钻劲,从采购原材料,到设计款式,开模具,再到上流水线生产、组装,每个环节他都认真去学,并重点监管好产品质量。做产品就要打品牌。第一辆童车生产出来时,张彬其就给它贴上了“好儿宝”的商标。现在,“好儿宝”童车主要依靠内销,已发展了山东、沈阳等的经销商20多家,为10多个网店供货。

去年,张福林响应市里号召,主动把家里700多平方米的养猪场全部拆除,从一名“猪倌”转身成为泥鳅大户。张福林告诉记者,在市里农经部门的帮助下,他不仅学到了许多新知识和技术,还转变了理念。

猪棚拆了,不养猪了,以后做什么呢?张彬其一直在思索,寻找转产的路子。一个开注塑厂的朋友向他建议:不如两人合伙办一家童车厂。新仓是童车之乡,童车产业链发达,上游零配件的加工不用愁。张彬其动了心,在经过一番市场调研后,决定大胆转产童车业。说干就干。2013年年底,张彬其就在独山港镇新港村觅到了一处厂房,面积有3400多平方米。他租下了厂房,投资200多万元购置设备,招聘员工30多人。2014年5月,张彬其与朋友合伙创办的平湖市瑞贝特童车有限公司正式投入生产。

猪棚少了,环境美了,百姓之间的口舌纠纷也少了。谈到生猪退养,崇福镇五丰村村民老王不停赞叹。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由于养猪政策利好,养猪成为五丰村当地农民增收的主要方式。然而,超越环境承载量的养殖规模,散、小、多、密的养殖特点,让五丰人困扰不已。

忆往昔:租地5亩养猪1500头

拆掉猪棚,养起了泥鳅,一年能赚20来万元,河山镇养猪大户张福林如今信心满满。拆掉猪棚以后,不仅环境改善了,他与乡邻之间的关系也融洽了。

养猪是脏活,尽管张彬其的“双红养猪场”按规定建造了化粪池等处理设施,但仍挡不住臭味。尤其是夏天,一阵阵猪粪臭熏得让人站不住脚。2013年,我市从加强生态环境保护的现实需要出发,启动了畜禽养殖污染治理暨违章猪舍专项行动。虽然养猪的收成也不错,最多时一年也有近50万元的利润,但张彬其也已看到过度养猪对环境的破坏。因此,市里生猪减量提质工作一开始,张彬其就积极响应。2013年5月底,双红养猪场就拆除了首批面积600平方米的猪舍。之后,张彬其的养猪规模不断缩小,且不再购进新苗猪。到2013年年底时,他将肉猪全部出栏,并拆除了余下的面积2000多平方米的猪舍,与村里解除了土地租赁合同,将复垦后的土地还给农户耕种。看今朝:“好儿宝”童车月产2000辆

生猪养殖业在推进低小散退养的同时,要有序提升规模场生态化治理水平,引导养殖户向规模化、标准化、零污染的生态养殖模式方向转变,濮院镇星旗村的养殖模式就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范本。

今年52岁的张彬其曾是养猪大户,在新仓镇双红村租地5亩,建造猪舍面积3000多平方米,常年存栏肉猪1500头。而在规模养猪之前,张彬其已从事多年的苗猪经销生意,从当地农户处收购苗猪,再贩销到外地。2009年时,他看到养猪的行情不错,生猪价格走高,就决定从苗猪经纪人转为猪倌,在双红村建猪舍开始规模养猪。

不仅是崇福镇,石门镇和梧桐街道也完成了低小散的退养任务,上半年,河山镇、屠甸镇和龙翔街道以及93个行政村还通过了生猪区域退养验收;大麻镇和高桥镇实现了区域退养。自2013年以来,全市累计拆除猪舍面积130多万平方米,拆除禽舍70多万平方米,生猪存栏减少20余万头,削减比例超过70%。

01月26日 讯
最近,平湖市瑞贝特童车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彬其应邀到江苏徐州参加了一次儿童玩具展销会,会上,瑞贝特生产的“好儿宝”童车获得了经销商们的一致认可,这…

截至今年上半年,桐乡累计拆除猪舍面积130多万平方米,拆除禽舍70多万平方米,生猪存栏减少20余万头,削减比例超过70%。与此同时,全市已有河山等3个镇以及93个行政村实现了生猪区域退养。

而后,在专家的建议下,张福林还专门聘请了懂技术的大学生,最终攻克了一道道养殖的技术难题。如今张福林培育的泥鳅苗种销往湖州等地,他还投入近30万元,建起温室、大棚,改造设备,要把养鳅事业做大。
在桐乡,像张福林这样精彩转身的传统养殖户还有很多。据了解,两年内桐乡共落实转产转业补助资金1.92亿元,组织用工推介场次15次,组织转产转业培训62次,培训2350人,转产发展蔬菜、水果、花卉苗木、水产等种养业3866人。

一种规模化零污染的生态养殖模式

一个养殖大户的精彩转身

■记者宋彬彬通讯员夏建兴刘伟龙截至今年上半年,桐乡累计拆除猪舍面积130多万平方米,拆除禽舍70多万平方米,生猪存栏减少20余万头,削减比例超过…

一个养猪大镇的蜕变

一开始由于不懂养鳅的技术,张福林吃了不少亏。有一次,张福林刚把一批泥鳅苗放入大池,就陆续出现了体表出血症状,死了不少。“当时可真把我给急坏了。”他说,后来市水产站的专家上门“问诊”,原来是鳅苗患了出血病。在采用专家开出的药方以后,这批得病的鳅苗终于缓了过来。在这之后,张福林便与市水产站的专家建立了密切联系,遇到问题,一个电话,专家就赶过来帮他解决。

今年6月10日,全村尚有77户2000多头生猪未实现退养。为此,崇福镇专门安排两名联村干部协助五丰村推进生猪退养工作。在之后的十多天里,联村干部和村干部一起走访养殖户,并协调村里的规模养殖场帮助散户解决生猪销售问题,同时依托“三改一拆”、综合执法等多种手段推动退养工作。这个被大家认为全镇最难搞定的养猪大村终于实现了散户的全面退养。

两年前,生猪养殖业经历的一场阵痛让桐乡坚定了转型升级的目标,结合“三改一拆”、“五水共治”,桐乡坚持“拆、减、转、提”并举,全市违建猪舍大面积拆除,生猪存栏量明显下降,农村生态环境加快好转,生猪养殖业转型发展工作取得明显成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