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知道橄榄树既能起到绿化作用,它的果实还能用来食用和提制橄榄油,在重庆市江津区石蟆镇的长江岸边,橄榄树是当地人们的“绿色银行”。目前,当地的橄榄树种植面积已经达6万亩,石蟆人通过卖橄榄果人均年增收达到3600元。

华龙网12月15日16时30分讯(首席记者雷其霖)今(15)日上午,重庆市江津区石蟆镇第三届富硒橄榄文化节盛大开幕,以橄榄为原材料加工生产的各类橄榄深加工产品与当地产的大米、葛粉、甘蔗、雷竹等优质富硒农产品共同亮相展销会,与此同时,江津区石蟆镇与渝中区朝天门街道共同缔结友好镇街,双方在组织共建、产业互惠、文化交流、社会治理方面进行深入合作。

以往要在第二年4月才能销完的江津石蟆镇果橄榄,在2016年的12月就没货了。

贵州省黔西县的古胜村地处我国西南石漠化地区,曾是一片乱石旮旯,经过退耕还林、生态修复,成为植被覆盖率近九成、飘着果香的绿色村庄。
从以前的光秃秃到如今的绿油油,这一路,专家指导确定科学修复方案,村民协同参与,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理念在这里落地生根。

图片 1

石蟆镇第三届富硒橄榄文化节正式开幕石蟆橄榄新鲜面市

“不但提前几个月销完,价格也大幅上涨。”江津区石蟆镇桥子村的90后电商销售何春梅说,“2016年的橄榄果出来后,短短的两三个月时间,我就销售了40多万斤,价格最高时卖到每斤11元,最低时也有5元。”

车行至六广河大桥,两岸峰峦耸峙,谷底碧波奔腾,巍巍群山愈显险峻。过桥头,拐进一条乡间小道,顺着山势蜿蜒而下。不多时,一股浓郁的果香味儿飘进车窗。
正疑惑味道从何而来,突然出现几个摊点,一排排竹篮临路摆放,粉的桃子、红的杨梅、黄的枇杷一路进村,山上绿树郁郁葱葱,山下瓜果挂满枝头,满眼一派生机勃勃。
这里是贵州省黔西县素朴镇古胜村,毕节市的东大门,与贵阳市隔河相望。2006年以前,村子还是一片光秃秃的乱石旮旯,老百姓只能在石头缝里种点苞米,穷得叮当响。以退耕还林工程为契机,全村人拧成一股绳,对生态环境进行立体式修复,13年间,植被覆盖率从12%变成89.68%,人均收入从1200元变成10045元。
是什么,让古胜村成功实现了从光秃秃到绿油油的变化? 曾 经
毁林开荒无节制,越穷越垦、越垦越荒

平井无井水,石头挡脚梁。吃着屋檐水,穿着破衣裳;走的是毛狗路,住的是杈杈房。一年苦到头,没得半年粮。早些年,古胜村流传的一段民谣,道出了老乡们的辛酸过往。
古胜村地处喀斯特岩溶山区,海拔在800米至1400米之间,全村近2000人,仅有1068亩耕地,其中水田才51亩。为了填饱肚子,村民把有泥土的地方全都种上了庄稼。毁林开荒无节制,村子一步步陷入越穷越垦、越垦越荒的恶性循环。
1亩地收200来斤苞米,家里常常断粮,只好跑到对岸去借。1985年,眼看留在村里已无出路,21岁的冯长书选择到省城另谋生路。在贵阳,他进矿山挖过矿,承包土地种过果树,最后还开起了一家餐馆。凭借自己的努力,一家人在城市立了足,小日子渐渐红火起来。
2005年,古胜村开始实施退耕还林,冯长书特意回家测量土地。20年过去了,村子几乎没变样,漫山遍野的石头,老百姓还是那么穷。冯长书发现近半数老乡都已外出务工,剩下的人依旧在围着苞米地转。
再这么下去,古胜村真会山穷水尽,有没有想法为大伙做点事?经镇领导的多次动员,他决定留在村里带领乡亲们谋发展。2006年,冯长书把餐馆交给妻子打理,只身回到村里。后来,他先后当选村委会主任、村党支部书记。
生态环境不断恶化,是导致我们贫穷落后的根本原因。新当选的村两委商议出路,大家一致认为要斩断穷根、就必须改善生态环境,把古胜村从石漠化的困境中解脱出来。
彼时,毕节试验区专家顾问组以喀斯特岩溶山区循环农业试验为课题,将古胜村定为国家星火计划项目试验示范点。结合国家退耕还林政策和当地实际情况,专家为古胜村量身打造了一套石漠化修复方案高海拔自然恢复、中海拔退耕还林、低海拔种经果林。
转 变 硬着头皮、厚着脸皮、磨破嘴皮、饿着肚皮、走破脚皮,动员村民种树
搭好了班子,确立了目标,也争取到了资金,一切准备就绪。2007年春节后,一场植树造林大会战拉开序幕,古胜村把当头炮瞄准了白花花的荒山。
万事开头难。
瞎折腾,开荒不种粮,把少得可怜的土地都拿去栽树,难不成以后要让大家啃树皮?树苗拉进村没人领,预想的热火朝天场面并未出现,却引起了老百姓议论。村民陈国书更是不留情面,跑到村委会指着冯长书臭骂一通。
第一炮没打响,反而被泼了盆冷水,村干部有些措手不及。老百姓没有认识到植树造林的重要性,当然不会配合。村两委紧急研究对策,决定还得从群众思想工作做起。
硬着头皮、厚着脸皮、磨破嘴皮、饿着肚皮、走破脚皮,村干部挨家挨户上门动员,给村民讲解植树造林的意义和相关补助政策,摸索出了一套五皮工作法。同时,山头还支起了一个简易窝棚,这是村党支部和村委会的临时办公室,也是前方指挥部,干部和党员全部上山带头种树。
这招果然奏效,村民渐渐放下抵触情绪,扛起锄头,背上荞麦粑,纷纷加入到种树队伍中来。虽然还是有点想不通,但看得出他们是认真的,这种态度让我很安心,再犟下去就没意思了。陈国书有些坐不住,领来树苗默默运到自家山地。
苦战一年,在干部群众的共同努力下,古胜村完成退耕还林3332亩。尤其是面对最顽固的石头山,老乡们用钢钎凿开缝隙,小心翼翼地把一棵棵松柏栽进了土里,实现石漠化治理710亩。
种树只是一个开端,存活才是关键。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是让小树苗茁壮成长。为此,古胜村专门成立生态文明建设保护委员会,由村干部牵头,联合15个村民小组长,组建起一张覆盖全村的生态防护网,将每一片山林的管护责任规划到户、落实到人。
每隔一段时间,村民黄佑平总要上山巡查自家林子。别说砍树,就连捡些松球、松针回去当柴烧,那都是不允许的。村里更新了村规民约,明确要求各家各户不得擅自处置树木。
截至目前,古胜村已拥有7000亩柏树和2000亩松树。在大家的严密守护下,全村没有发生一起盗伐林木案件或火灾事故。历年来,因群众建房需要,经林业部门批准砍伐的树木,总共加起来不超过100棵,而且都按要求及时补种复绿。
如 今 这片林子是我的绿色银行
下山经过一片果林,路边的碎石堆上,两大筐红艳艳的杨梅令人垂涎欲滴。突然,有棵树摇晃起来,浓密枝叶里闪出一个粗壮大汉,憨笑着又抱来满满一筐新战果。
这是村民陈万才。采樱桃、收杨梅,他守着家门口这25亩果林,去年卖水果赚了16万,这片林子是我的绿色银行。
在山腰上种完松柏,古胜村把目光投向了山脚的庄稼地,按照毕节试验区专家顾问组给出的方案,这些土壤条件相对较好的地方适合发展经果林。到时果子卖不出去,背你家去吗?在荒山上种树,一亩地每年有220元补贴,如果改成果树,不仅要拿出最好的地,而且一分钱的补助也没有,老百姓不敢冒险。
专家顾问组答应无偿提供果树苗,回来吧,一定能打个漂亮的翻身仗。接到冯长书的电话,在贵阳打工的陈万才心动了,他曾经在省外做过水果生意,对村里的这一举措十分看好。不久,陈万才回到古胜村,将自家6亩地加上承包的10亩地,都种上了玛瑙红樱桃。
村干部继续运用五皮工作法,陆陆续续做通了一些人的工作。2007年,全村经果林面积达到400亩。第二年,正当开花结果时,村里却要求农户将刚露头的小果子全部敲落。乱指挥,等三年才让挂果,这不白忙活了吗?一气之下,村民彭六英把刚有起色的几亩果树全部砍掉。
其实敲掉小果子是为了促进果树生长,这是专家的指导意见,可许多人不理解。冯长书说,为了提高大伙儿的认识,村里聘请相关专家开展种植专题培训,并选拔和培养了一批懂技术、会管理的带头人,巡回传授经果林种植、嫁接、剪枝、病虫害防治等技术。
2010年,头茬种下的果树终于等来收获季,红翠欲滴的大樱桃吸引了各地客户争相采购,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尝到了经果林的甜头。看来种树的确能当饭吃,现在后悔来得及不?彭六英叹息不已,她找到村里又主动要求种果树。
满山金果果,遍地银珠珠,挣钱不用跑,坐在家里候。如今的古胜村有了新民谣,山变青、水变绿,老百姓的生活过得越来越滋润。曾经饱受石漠化之苦的小村庄,闯出了一条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新路子。

  1998年我国长江流域发生特大洪水,这场洪灾给当地人们的生命财产造成了巨大损失。而毁林开荒,是造成这次特大洪灾的一个重要原因。在洪水刚刚退去不久,国家随即在长江两岸开始实施退耕还林,恢复被破坏的生态环境。

万里长江入渝第一岛在江津区石蟆镇的中坝岛,此岛因为物产丰富、景色宜人而吸引众多游客慕名前往。

沉寂了好几年的石蟆果橄榄,又呈现出“火”的趋势。

重庆两镇街橄榄树下缔结“良好姻缘”7万亩富硒橄榄有望进城 – 重庆农业农村信息网。责任编辑:刘迅

  在刚开始实施退耕还林的时候,重庆市江津区就在长江两岸种植了很多树,但是过了没多久,一些老百姓却偷偷地把小树苗给拔掉了,结果在一些地方出现了年年种树,年年种不活的情况。但是现在,当地老百姓植树造林的积极性却非常高,就连一些非常贫瘠的荒山荒坡都被人们承包去种树了。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当地人们植树造林的积极性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呢?

其中,橄榄是这个岛和镇上产量较大的农副产品。

石蟆果橄榄的“垄断性”

  原来,在重庆市江津区石蟆镇的长江岸边,当地的村民罗永祥正带领着大家采摘一种小青果,能够激发大家植树造林积极性的秘密就隐藏在这种小青果里。

石蟆是江津农业大镇,其橄榄产业支柱地位日益凸显,橄榄产值比重占全镇农业总产值的30%。橄榄加工、销售产业实现新拓展,渝川石蟆合江片橄榄销售量与福建、广东形成三足鼎立之势,目前全区已经形成7万亩橄榄种植面积,年产量2500余吨。

“优质的果橄榄,不是任何地方都能种出来的。”石蟆镇农业服务中心技术人员说,这种果子受气候和土壤等区域的限制,目前,在川渝地区,也就江津的石蟆镇和与之相邻的四川合江县有一个镇适宜栽种。

  罗永祥是当地的橄榄树种植大户,他带领大家采摘的这种小青果就是橄榄果。橄榄分为油橄榄和果橄榄两种,油橄榄主要是用来压榨橄榄油的,而果橄榄主要是用于鲜食和加工蜜饯,罗永祥种植的橄榄是可以直接食用的果橄榄。在当地,人们把这种橄榄叫做青果,把橄榄树叫做青果树。

顺着石蟆镇30多公里的江岸线,沿途都能见到橄榄树挂满枝头的盛景。青色的小果子挂满枝头,藏在绿油油的枝叶下面,形成了中国三大橄榄产区之一。

石蟆果橄榄已有数百年的种植历史,据考证,目前石蟆镇年龄最大的一株果橄榄在登云村内,已有512年的历史。在石蟆镇,数百年树龄的果橄榄,如今还有好几十株。

  据重庆市江津区石蟆镇副镇长王健讲,橄榄树本身就是一种高大的乔木,它不但具有良好的生态效益和水土保持效果,而且还有很明显的经济效益。

如今,正是橄榄的成熟季,不少新鲜橄榄已经面市。

据李时珍《本草纲目》记载,橄榄可生食、煮饮,消酒毒,解鱼毒;嚼汁咽之治鱼鲠;开胃、下气、止泻,生津液,止烦渴,治咽喉痛。在江津的富硒农产品中,石蟆果橄榄也独具特色,不仅富含硒元素,而且含钙高,黄酮的含量也高,抗氧化能力强,是国内少有的精品。

  在江津的石蟆镇,人们种植橄榄树据说已经有600多年了,在石蟆镇的稿子社区,有一棵高大的橄榄树,它的胸径需要3个人伸开双臂手拉手才能合拢过来。目前,在石蟆镇像这样的老橄榄树大约有100棵。

今日上午,石蟆镇第三届富硒橄榄文化节正式开幕,数万亩的橄榄迎来成熟季。不少游客和市民穿梭在富硒农产品展销会上,新鲜的橄榄和其他农副产品吸引了大量市民围观购买。

具有“垄断性”的石蟆果橄榄,作为一种特色产业,在10年前退耕还林等政策的推动下,被江津挖掘出来,进行了规模化的发展。

  据罗永祥回忆,在20世纪80年代初的时候,石蟆镇的橄榄树都是这些上百年的大树,当时还没有人种植小橄榄树。一天,罗永祥在散步的时候,遇到了一户人家正在卖橄榄果,一斤(1斤=0.5kg)橄榄果的价格相当于一斤大米。而在当时,一亩水稻田能生产700多斤大米,而一棵老橄榄树一年可以结几百斤,甚至上千斤的果实。

据了解,石蟆镇有500年以上的橄榄栽培历史,有200年以上的橄榄古树近百株,300年以上的15株,其中2株橄榄树龄超500年,是世界上极少数适宜种植橄榄的地区之一,具有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优势。2007年10月石蟆镇被重庆市林业局授予“重庆市橄榄之乡”;2009年11月被中国果品流通协会评为中国唯一的“优质橄榄基地乡(镇)”。

石蟆镇在长江边,果橄榄是一种常绿树,根须多,因而,其不仅能够产果,对水土保持也有很好的作用,是长江上游生态保护的优选树种之一。因而,江津区石蟆镇,在短短的几年间,就成片栽种起7万亩的果橄榄。

  橄榄树的管理非常粗放,一年只需要除除草、施点肥就可以了。看看自己辛辛苦苦在稻田里忙活一年,反而不如人家轻轻松松把钱赚,罗永祥的心里就开始盘算起来:”一亩地lO棵橄榄树,每一棵橄榄树结200斤果子的话,总产量就是2000斤,相当于就是3000斤大米的概念了,种橄榄树比种稻谷划算。”

90后夫妻齐聚橄榄树下小青果搭上互联网“快车”

有了一定规模后,江津区又抓住机会,突出果橄榄的“垄断性”,向国家相关部门申请,并获得国家地理标志。同时,经国家相关部门的认证后,又授予石蟆镇“中国优质橄榄基地”称号。

  于是,罗永祥在自家不种水稻的土田里,试着种上了几棵小橄榄树苗,没想却遭到了妻子的反对。连续几年,罗永祥种植的小橄榄树苗都被妻子给拔掉了。妻子觉得,橄榄树种下去要8~10年才能见效,栽树过后影响了栽红薯。罗永祥两口子为了种不种橄榄树的事吵闹了很多回,最后闹到了当时的人民公社(也就是相当于现在的镇政府),让当时的公社书记来给断了一次家务事。公社书记让大家互不干涉,养猪的养猪,栽树的栽树,后来罗永祥就成功了。

何春梅,一个90后的女孩,石蟆橄榄电商快车道第一人。

石蟆果橄榄产业,不仅有特色,而且成为极有市场潜力的效益农业产品。

  到了1992年,罗永祥的橄榄树终于开始结果了,不过第一年只结了8斤果。卖了24元钱。慢慢地,橄榄树结果越来越多,这让老罗心里觉得美滋滋的。这时,妻子也开始支持他种橄榄树。不过,让老罗感到遗憾的是,他只有20棵橄榄树,橄榄果的总产量还是太少了。1998年,国家开始实施退耕还林,老罗觉得扩大种植的机会来了。老罗承包了10亩荒山荒坡,全部都种上了橄榄树。而在此时,石蟆镇在长江两岸也在大搞退耕还林,不过在很多地方种植的都是一些生态树,这些树种生态效益很好,但是不能给当地老百姓带来收入,因此大家植树造林的积极性不高,很多这样的生态树没有能够成活下来。而老罗种植的橄榄树,不但生态效益很好,而且还有不错的收入。看到老罗种橄榄树能赚钱,石蟆镇的很多人也开始自发种植橄榄树。了解到这个情况以后,当地政府开始积极主动地引导大家种植橄榄树。

三年前,何春梅和丈夫开始返乡创业,以3000元启动资金搭建起了橄榄的电商快车道,推动石蟆橄榄产业发展取得了新跨越、探索橄榄销售模式取得了新突破、促进橄榄品牌效应实现了新提升、带动共同致富取得了新成效。

开拓市场促进良性循环

  只有老百姓收入了,生存的后顾之忧解决了,绿化的成果才能得到巩固。随着当地橄榄树种植规模的扩大,作为带头人,有一个问题像一块大石头一样压在老罗的心里,让他感觉到越来越烦恼,那就是这些橄榄树品种太老,所结的橄榄口感不是很好,价格也比较低。就在老罗发愁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现了一株橄榄树的果实发生了变异,口感非常好。于是,老罗有意识地对这棵树进行选育,最终培育出了一个新的品种,每斤可以卖到20元钱。随着石蟆镇橄榄树种植规模的扩大,一些新品种也被引进到了石蟆镇。老罗还利用这些新品种,对自己的老品种进行嫁接改造。

这个被人称为“橄榄女孩”的何春梅用三年多时间实现年销售额超530万元的创业奇迹,不仅实现自身发展壮大,也让226户橄榄种植户搭上了互联网+产业振兴的致富快车。

“市场是产业健康发展的基础。”石蟆镇镇长周毅认为,作为具有“垄断性”的石蟆果橄榄,也需要有市场来支撑。

  近几年,老罗还发现了一个问题,当地的很多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去了,因此出现了很多撂荒地。不过,让老罗高兴的是,这些撂荒地都没有被荒废,而是被人承包种植橄榄树。老罗也承包了一些这样的撂荒地,目前他种植的橄榄树已经达到了120亩。据老罗讲,现在每年能赚10多万块钱。因为现在只有10%的橄榄树结出了果实,如果以后全部橄榄树都结果实的话,年收入100多万块钱是没有问题的。

据悉,石蟆橄榄每到电商促销的重要节点都会稳居淘宝天猫、拼多多等平台销量第一宝座,2017年,由何春梅发起成立的蜀津橄榄农业合作社获得了重庆市名优农产品排行榜第一名的好成绩。

那么,石蟆果橄榄有市场潜力吗?

  在石蟆镇,像老罗这样的种植大户还有很多。目前,当地的橄榄树种植面积已经达6万亩,石蟆人通过卖橄榄果人均年增收达到3600元。小小的橄榄果大大激发了人们植树造林的积极性,而一片片的橄榄林也成为了当地人们的”绿色银行”。

为了提高全镇橄榄品质和附加值,何春梅创立的“淘家乡”电子商务公司举办了多期免费的橄榄种植、管理、采摘培训,开展果橄榄科普宣传,让当地农户种植有指导,销售有保障。

从全国的橄榄市场需求来看,果橄榄的市场是很大的。2016年,由于沿海地区受台风等灾害的影响,福建、广东等地的果橄榄受灾,产量下滑。在橄榄上市期间,福建、广东等地的客商,就大量涌来石蟆收购,使往年价格并不理想的果橄榄,一下子就成了“香饽饽”,全镇所产的3000余吨橄榄果,提前4个月被抢购完,价格也持续上升。

  除了橄榄树,江津人还在长江岸边因地制宜地种植了花椒、龙眼等一些经济树种,都给当地人带来了不错的收入。这些都是两种效益都比较突出的树种,即兼顾了经济效益也具有了生态效益。这样一来农民有收入,环境能改善,还能保证绿化成果的巩固。

2018年,新鲜橄榄线上销量已达60万斤,蜀津橄榄合作社入社农户达226户,成员人均增收近3200元,石蟆镇新增橄榄种植面积700亩,新增橄榄嫁接4800株。

然而,这种提前4个月被抢购完的情况,也只是近年来的第一次。但就是这第一次也证明:果橄榄在全国是有市场的。

目前,石蟆镇已组建了10个橄榄专业合作社和1个橄榄协会,有两家公司进行了橄榄种植生产管理和技术推广服务。橄榄产业发展逐渐呈现出种植标准化,品种优良化,销售多样化的新气象,石蟆镇橄榄综合产值达1.5亿元。

果橄榄种下后,如果没有嫁接,需要5年后才挂果,8至9年才达盛产期。管理得好的橄榄树,每亩的年产量可达4000斤以上。由于橄榄树容易管理,管理的成本也不高,因此,只要每斤的价格在1—1.5元,果农就有赚头。

橄榄树下探索深加工涩橄榄摇身一变成为居家零食

因此,只要把市场拓展开,石蟆果橄榄的“垄断性”就会凸显出来,就会成为当地农民增收的一项“百年产业”。

作为特色农业边贸镇的石蟆,有着渝川黔的广大消费市场腹地,农文旅产业发展潜力巨大。石蟆镇物产丰富、种类繁多、绿色健康,主产粮食、生猪、橄榄、蚕桑、甘蔗、雷竹笋、小家禽等。石蟆镇粮食产量约占江津区粮产量的十分之一,素有“江津粮仓”的美称。

而果橄榄不仅可以鲜销,更主要的是能够加工,特别是通过深加工后,延伸出来的效益会更好。目前,已有尊宇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等着手进行石蟆果橄榄的加工,通过在石蟆收购果子,然后运到云南的加工厂,加工生产橄榄饮料等产品。

橄榄味涩,但一身都是宝。果橄榄初吃时味涩,久嚼后香甜可口,余味无穷,既是水果,更是中药材,兼具康养保健和药用功能。富含硒、钙、磷、氨基酸、维C和橄榄黄酮等17种人体所需的微量元素。

鲜销方面,镇里也发展起4家电商,通过电商平台向外面销售。在2016年里,这些电商的销量都大幅度地增长。

青果橄榄有十分广泛的医学用途。国内大型制药企如桂龙药业、修正药业对果橄榄需求量大,其以橄榄为主要原料加工的药品有金嗓子喉宝、青橄榄利咽含片、漫咽舒宁、复方青果冲剂等十个品种。此外,橄榄叶含有黄酮,它是天然的抗氧化剂,又是机能性食品,是食品工业天然防腐剂和生产化妆品的基础材料。

“目前来看,石蟆果橄榄还需要在市场上进行更大的开拓,才能显现出其产业在市场上的‘垄断性’。”周毅说。

由于橄榄的口感带有苦涩之味,目前石蟆镇也正在试验改良橄榄品种,降低涩味,推动果橄榄的深加工。

需要从哪些方面发力?

据石蟆镇镇长周毅透露,目前镇上已经组织一家合作社利用十多亩橄榄林进行嫁接改良试验。这项试验是将果橄榄改良成为油橄榄。由于橄榄挂果期一般为三年,预计明年首批果橄榄改油橄榄将迎来首次挂果。

石蟆果橄榄产业能进一步做强吗?

此外,为了推动橄榄的口感更佳,当地的合作社也相继推出了不少果橄榄的深加工产品。

“肯定能!”周毅说,目前,镇里已经有了规划,在努力把这一产业做得更好。而且随着重庆三环高速的通车,石蟆的交通环境得到改善后,开拓更大的市场有了基础。

比如将果橄榄加工成果脯类零食产品、将橄榄制作成橄榄蜂蜜,将橄榄制作成橄榄糕、橄榄果冻和含片。目前已经面市的还有橄榄酒和橄榄饮料。

那么,做强石蟆果橄榄产业,需要从哪些方面发力呢?

友好街道伸来橄榄枝两街镇将在多方面深入合作

目前,石蟆的7万亩果橄榄中,已有50%挂果,20%进入盛产期。由于总产量不大,建深加工厂的条件还不成熟。深加工未跟上,橄榄果的价格也上不去,反过来又影响了果农对橄榄树精心管理的积极性,形成一种恶性循环。

石蟆中坝岛是长江入渝第一岛,顺着江岸线往东石蟆的江轮可只抵朝天门。

“因而,要解决这个问题,重点在市场。”周毅认为,虽然果橄榄的市场前景极好,但得想法把这潜在的市场挖掘出来,然后用市场来激活果农管理橄榄树的积极性,提高橄榄的总产量,形成规模效应。

橄榄也就成为石蟆镇和朝天门街道两街镇的建立友好街镇的重要载体。

如何突破市场的瓶颈?

朝天门街道每年举行的朝天门市场商品博览会,这位石蟆橄榄提供了重要的机会。因此,为加强渝中区朝天门街道与江津区石蟆镇的友好往来,促进双方在经济和社会发展各领域的交流、合作,激发两地合作潜力,增进两地人民友谊,建立长期稳定、全面的合作关系,按照和平友好、平等互利、加强合作、共同发展的原则,渝中区朝天门社区与江津区石蟆镇双方正式缔结“友好街镇”。

首先得加大宣传,让更多的消费者认识到果橄榄的价值,认识到食用果橄榄的好处。目前,果橄榄在福建、广东等沿海地区,已被消费者接受。石蟆果橄榄的鲜食,在成都也拥有较多的消费者。但在重庆,却反而未被消费者广泛接受。

双方缔结友好街镇后,将开展组织共建、产业互惠和文化交流等系列工作。组织共建,包括党建交流、中心组联合学习、社会综合治理、青年人才短期交流等内容。

“这与我们对果橄榄这一果品的作用宣传不够有关。”周毅说,镇里将加大宣传,占领重庆市场。

在产业互惠方面,今后石蟆橄榄将通过朝天门商品博览会和朝天门批发市场等平台直接进城展销,通过朝天门的批发电商渠道搭建起石蟆橄榄的线上销售渠道,推动橄榄的销售。此外,石蟆镇的生猪、古法红糖、葛粉、甘蔗、桂圆、雷竹等农产品也将搭上进城的快车道实现双赢。

其次是把果橄榄的深加工就地搞起来,特别是完善果橄榄的产业链条。目前石蟆果橄榄的加工点在外地,由于果橄榄在运输途中不易保鲜,再加上运输增加成本,因而,对鲜果的收购价格以及数量等都有制约。如果就近建起深加工厂,再将用果橄榄加工饮料、从果橄榄中提取黄酮、橄榄核榨取橄榄油(果橄榄核的含油量达15%)等产业链条进行完善,石蟆果橄榄的市场,就自然被拓展开来。

在文化交流方面,双方也将就非遗文化传承、文物古迹保护展开交流学习,针对当地教育,双方也将互派教师进行互访和学习。

文 记者 罗成友

在社会治理方面,朝天门街道面临的社会治理对象更加复杂,如何学习朝天门街道的城市网格化管理、市容市貌整治等内容都是石蟆这个边贸镇要交流学习的范围。

通讯员 林燕霞

相关文章